文言文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慕青云,你是谁,到底是谁?

哎,哎,那谁,你别靠我身上呀,慕青云,你到底是谁啊?木小年恨恨地说。作势要把慕青云扶正,扶远。

虽说她是个女孩子,女流氓,但还有一颗纯洁的少女心呀,不然初吻怎么还在呢?

慕青云淡淡地不着痕迹地扫了木小年一眼,然后稍稍坐正一些,与木小年的距离从互相依靠发展到几公分的远距离,嗯,一拳的距离吧,不能再多了,也不能再少了。

至于腿就互相挨着,这样才是一对该有的样子,慕青云面无表情地筹划着。心理活动不过几秒,稍微一动,木小年就会自以为,嗯,小孩真听话,不靠就不靠了。

慕青云接着故意耷拉下脑袋,用有点点甜腻腻的声音答到,

我,你不记得啊,说了你也会忘记…慕青云声音低了下去,有一丝无奈有一丝委屈,说完又微抬起头,用亮晶晶湿漉漉的眼睛直勾勾望着木小年。

看着慕青云亮闪闪轻盈盈的大眼睛,听着慕青云软软糯糯委屈的声音,木小年可恶地软了,软了…面色有点微红,不怎么流畅地回应反问道

我,什么呀,我们不是刚遇到,不,遇见两次了,你到底是谁,告诉我啊,我太懵了。木小年乱糟糟地扒了一下头发,猛地转过头看向慕青云向他问道。马尾尖轻轻扫过慕青云的脸颊。

一瞬,仅有一瞬,慕青云愣住了,木小年也愣住了,空气里有暧昧的烟花爆了。

慕青云嘴角若有若无的弧度绽放了,原先亮晶晶的眼睛更亮了。

啊,怎么了,是我看花眼了,怎么又回去了,委屈的小媳妇样?!

那一瞬的尴尬荡然无存。木小年人如其名,木木的,好友赵悠然的评价总是那么中肯。

嗯,就是让你懵懵的,傻小孩,慕青云眼角挑了一下,压低声音委屈地说“哪有两次,明明很多个两次了,你都视而不见,我那么高,你都看不见,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WTF,这又是哪出啊?怎么又扯到喜不喜欢了?算了算了,脑壳疼,咱们不管喜不喜欢,先认识一下总可以吧?”木小年可不是一般人,生活不轴,工作上进,解决不了的问题就让它过去吧,时间会告诉你答案,不是有一句话叫走着瞧。

慕青云的脸色有一刹那的变冷,他太清楚了,看似简单大条的木小年,其实很冷情,总会把不在乎不相关的人划为一体,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可慕青云也不是一般人,不然怎么会喜欢上这个让人心疼的小孩,心心念念都是她,反反复复都是她,既然忘不掉,那就把她放心上,放手上,放身上,合二为一,相伴一生。

慕青云迅速调整好表情,不委屈,不甜腻地说,木学姐,咱们是校友,我比你低一届,经管学院慕青云,今天是我们相识的第1天(1096天),以后请多多指教。

一本正经的模样雷到了木小年,虽说工作中的她也是一本正经,人五人六,但私底下,她发誓,她也是可爱的小仙女呀。

为啥空气中有丝丝缕缕的不明气氛,是怒还是恼?

敌军一强我军就弱,你若再强,我必逞强。木小年的至理名言。

木小年若无其事摸了一下耳边的头发,露出标准职业假笑,幸会幸会,我木小年,xx公司翻译部,xx翻译。友好的气氛恰似商务会谈。

木小年抬眼偷瞄了一下慕青云,端端正正坐那里,目不斜视,可腿还在自己腿边上,你倒是挪一下呀。正人君子那?哼,小屁孩,当我没发现,其实也是刚刚发现,彼此的腿紧紧靠在一起,坐了一站又一站。

既然是校友,应该不会有啥大问题,没准见过呢,木小年放下一点点戒心,半开玩笑地说

那个,今天发生的事情就当没发生,总不好占学弟的便宜,吃学弟的豆腐哈,说着还故意用手轻轻碰了一下慕青云的胳膊,露出可爱的表情看向慕青云,有那么一点点木小年都没有发觉的娇俏。

这轻轻一碰就治愈了慕青云的冷脸,表情松动了一下,就听慕青云又甜腻腻地说道:“好呀,学姐,我当然不介意,毕竟那是我的初吻”说完又委屈上了。

木小年又傻掉了,这个小屁孩套路好深,变脸好快,一会阴一会晴,我得离着远点,不然会被传染。身边有一个中二女友赵悠然就够了,再来一个吃不消。

那啥,慕青云,那我也是初吻啊,咱们都不吃亏,就这样揭过去吧。木小年一副学姐大度的样子,一点都没有做女孩被吃豆腐该有的样子。神啊,救救孩子,让孩子长点心吧。赵悠然这时候要是在的话,肯定会痛心疾首仰天长叹。

转载请注明出处华夏诗文网 » 慕青云,你是谁,到底是谁?

分享:

相关推荐

项羽本纪赞 司马迁

阅读(13)评论()

太史公曰:吾闻之周生曰:“舜目盖重瞳子。”又闻项羽亦重瞳子。羽岂其苗裔邪?何兴之暴也?夫秦失其政,陈涉首难,豪杰蜂起,相与并争,不可胜数。然羽非有尺寸,乘势起陇亩之中,三年,遂将五

河传·花落 孙光宪

阅读(9)评论()

花落,烟薄,谢家池阁,寂寞春深。翠蛾轻敛意沉吟,沾襟,无人知此心。玉炉香断霜灰冷,帘铺影,梁燕归红杏。晚来天,空悄然,孤眠,枕檀云髻偏。

浣溪沙 姜彧

阅读(9)评论()

山滴岚光水拍堤,草香沙暖净无泥。只疑误入武林溪。两岸桃花烘日出,四围高柳到天垂。一尊心事百年期。

黄莺儿·园林晴昼春谁主 柳永

阅读(13)评论()

园林晴昼春谁主。暖律潜催,幽谷暄和,黄鹂翩翩,乍迁芳树。观露湿缕金衣,叶映如簧语。晓来枝上绵蛮,似把芳心深意低诉。无据。乍出暖烟来,又趁游蜂去。恣狂踪迹,两两相呼,终朝雾吟风舞。当

牡丹 徐凝

阅读(8)评论()

何人不爱牡丹花,占断城中好物华。疑是洛川神女作,千娇万态破朝霞。

秋日登吴公台上寺远眺 刘长卿

阅读(16)评论()

古台摇落后,秋日望乡心。野寺来人少,云峰隔水深。夕阳依旧垒,寒磬满空林。惆怅南朝事,长江独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