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言文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两手空空

记得2019跨入2020的时候,跟朋友在胡桃里倒数,最后十秒时,是对过去一年的告别,是对新的一年的期待。跨入了2020,也跨入24,人生的第二个本命年,推算起来,第一个大致是在小学6年级,那时候哪有这些概念呀,都记不得生日怎么过的,再一晃,就24了。

(跨年倒数)

快放年假的时候,十分耐不住,总觉得日子过得慢,总觉得上班的时间难捱。那时候规划十天的假期里,得预留部分和闺蜜结伴去重庆散散心。我们商量着要穿什么样的衣服拍照,最后决定了穿不同颜色的彩色毛衣,又想着怎样搭配显得人会更加上镜。我还推荐霞妹买了一次性的胶片相机,重庆这座山城,我想有很多的细节适合胶片相机来记录吧。我想着和她两再去坐长江索道,轮渡,去搭皇冠大扶梯,朝天门依旧热闹非凡。

(之前在重庆拍的照片)

我们找了一家特色的民宿,买了一些清酒和小食,打开电视在一旁衬托气氛,我们说好明天要去吃那家评价很高的火锅,尝尝是否真有那么好吃。

最好的是,在这儿说着我们的方言,和当地人沟通,是让我觉得特别亲切的。

到过成都和重庆,感觉上,成都文静,重庆炙热。

就这样,三个人在很近的他乡里说着自己的故事,又在期许着下次在别的城市聚首,我提议说那下次去我心心念念的西安好了。

(很久之前的合照)

然而是,到家的那几天,新冠状病毒传播的新闻覆盖了整个网络,大家从最初的不以为然再到警戒起来,我们三在群里说还是退票吧,这个关头往外跑实在是危险,看了下重庆的确诊病例数据,确实比贵州多出太多,当初贵州的确诊量还是个位数。

于是我们退掉了去往重庆的票,三个人各自在家宅着。

周周调侃自己的过年三件套全白搭了,她做了指甲,种了睫毛,搞了发型,精致的她(旅游都要自己带大包抽纸的人)没算到这一次在家,连门都不能出,就整日睡衣睡裤作伴,发型嘛,也是随前一晚的睡觉姿势而定。我有几次和她视频,都觉得我俩的状态实在有些好笑,不过也好,总的来说,我们都算响应号召安静宅在家了。

霞妹回家后和我们的联系便更少了,我总在群里艾特她,也不见人,我想着她的网络是不是不好,哈哈,我这里可是4G呢,她那里总不能E网络吧。之前打算从重庆回来后,带她来佛山看我的阿福,还有我现在的猫猫,要是运气好一些,就把西瓜和狐狸全都见了,不然和霞妹聊天时,她总不能对上号。说起来我家真像个动物园,每次发猫猫狗狗的照片给朋友看,这也是我的乐趣之一。我期待着以后大家的狗子们从视频会面到现实中一起玩耍,主人们聚在一起,狗子们自由的撒欢。

(coco大王)

周周说今年要是顺利实现工作城市的转换,就可以考虑养一只狗了,她说最好是金毛,我也好喜欢金毛。

霞妹不知道什么时候加入养宠大部队,我想她还没有体会到这个乐趣,一定要让阿福在她面前好好表现表现才好。

(阿福)

我们什么都没有实现,因为病毒,我们或许人心惶惶,我们也不敢去想像人在灾难面前是多么渺小。

我最近看了很多公益广告,看了提倡保护穿山甲的文章,看了写食野味对人类的危害。我甚至不知道除了把这些扩展出去,我还能做些什么。那种无力感就好比,告诉我未来两年里,哪个物种即将灭绝,而我能做的,就是两年后的那天来临时,感到无比痛心,伴随我的,还有巨大的无力感。

我很不能理解人类的一些行为,食蝙蝠,食穿山甲,偷猎野生保护动物,残忍的动物表演,是想证明自己是食物链的顶端俯瞰者?还是想说明自己可以主宰万物,压根无需生态平衡?

这一年的开端,我觉得充满了遗憾,我每天打开新闻链接看那些增长的数字,看那些因疾病而丧生的数据,起先我只是关注城市的数据,没怎么深思,后来我接触了越来越多的视频,我看到的这些冰冷的数字背后都是一个个家庭悲剧;那些治愈的数据,又是无数前线医疗人员不舍昼夜的辛勤付出。

难,太难了。

之前在心里许过一些大大小小的愿望,是那种想起来都让人觉得新的一年充满希望和温度的愿望。没有买彩票中大奖这种极低概率的愿望,大多都是踮起脚够一够,或者去除惰性再努努力就能达到的,所以整个人便轻快起来。

我想这一年我不至于两手空空,总能把握住什么,也不至于再到了年底,只有坐那儿傻呆呆的感叹。

我们在群里交换自己的想法,也为对方的计划打气加油,我们想着大家都是该为自己的人生负责的成年人了,每一年的话题也在悄然变化着。

但现在我们都说着同一个话题,最希望疫情早日结束,我们可以去到想去的城市去拥抱自己的家人,朋友。

时间又难熬了起来。

我在心里想,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

转载请注明出处华夏诗文网 » 两手空空

分享:

相关推荐

乌江项王庙 严遂成

阅读(4)评论()

云旗庙貌拜行人,功罪千秋问鬼神。剑舞鸿门能赦汉,船沉巨鹿竟亡秦。范增一去无谋主,韩信原来是逐臣。江上楚歌最哀怨,招魂不独为灵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