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摘抄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一个人一生挣多少钱才算够

  引导语:“一个人一生挣多少钱才算够?”这个可以分解成两个问题:挣钱的目的是什么?目的明确之后,量出为入,应该挣多少?

  挣钱的目的可以简单概括成三种:一、为了近期衣食无忧;二、为了有生之年衣食无忧;三、为了金钱带来的成就感和权力感。

  如果目的是前两种,需要进一步问的是:你要的是什么样的衣食无忧?穿老头衫、懒汉鞋,喝普通燕京啤酒,住大杂院,蹬自行车,想念胡同口四十出头的李寡妇,是一种衣食无忧;而飞到意大利,量身定制绣了自己名字缩写的衬衫,喝上了年份的波尔多红酒,住进前卫艺术家设计的水景豪宅,开法拉利跑车,想念穿红裙子的金喜善,是另一种衣食无忧。

  即使现在选定了其中一种生活方式,还要能保证将来的想法和现在基本一致,才能做到计算基本准确。

  如果你要达到第三种目的,希望呼风唤雨,管辖无数的人,每次上厕所用无数个马桶,你没救了,只有一条路走到黑,成为社会精英,上富豪榜或是进班房。

  生活方式确定之后,衣食住行、休闲娱乐,每年的花销基本可以算出。按常规算,算你活到75岁吧,然后用现金流折算法,可以算出该挣到的数。挣到这个数后,按你预定的生活方式花,到75岁生日的时候,你不剩啥钱,也不欠啥钱,死神不找你,你就放煤气割手腕,确保预测准确,功德圆满。(好文章 )

  生活上太节俭,我受不了。拉萨大昭寺的导游说,那个面目古怪的佛像生前是个苦行僧,在一个山洞里修行13年,喝水,不动,皮肤上长出绿毛来。颜回说,一箪食,一瓢饮,人不堪其忧,回不改其乐。我不想当绿毛圣人,也不想早死。太奢,我不敢,畏天怒。吃龙肝凤髓,可能得“非典”。请西施陪唱卡拉OK,我听不懂杭州土话。

  我喜欢质量好的棉布和皮革。好棉布吸汗,好皮革摸上去舒服。我喜欢吃肉吃辣,哪种都不贵。住的地方小点儿无所谓。但是,一定要靠近城市中心,挑起窗帘,就能感到物欲横流。

  而且,我不需要金喜善,老婆多洗洗脸,我也能把她想象成金喜善。我喜欢各种奇巧电子物件,手机要能偷拍,数码相机要1100万像素,用通用的光学镜头,照150米,能照出北海对岸练太极拳的老头的鼻毛。如此如此,再用现金流折算法算一下,大概需要1000万元。

  我自己的下一个问题是:是撅着使劲儿挣呢,还是调低对生活的预期?

  “薄酒可以忘忧,丑妻可以白头,徐行不必驷马,称身不必狐裘。”说这话的人,不知道是先贤还是阿Q。

转载请注明出处华夏诗文网 » 一个人一生挣多少钱才算够

相关推荐

平民爱情

引导语:故事里的爱情总是那么的让人羡慕,而现实却把我们的梦想打碎,让我们知道了生活中的爱情是什么样子的。  年少时,曾经很不屑那样的生活,菜米油盐酱醋茶,孩子哭老婆叫,鸡飞狗跳,一地鸡毛。每天早晨一睁开眼睛,就想着今天要吃什么穿什么干什么,饭桌上互相数落,争执得面红耳赤时还不忘你给我挟一筷子菜,我给

“决定离婚那晚,她发了1条朋友圈,收到29个未接来电”

1  堂姐决定离婚那一晚,发了一个朋友圈。  “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  仅仅9个字,牵动了全家。  叔叔婶婶看到慌得不知道怎么办,让我们每个人轮番打电话。  结果堂姐不接电话,却连着发了2条朋友圈。    堂姐跟姐夫感情上出问题有一段时间了,纠

红尘荒

红尘荒   文/染尘(不想醒来的梦)    化作菩提下的一盏红烛,化作阡陌间谁的几分妩媚,缭乱了谁眉间朱砂,蓑衣湿透,几滴雨珠夹杂着泪水,在雾的混沌中彷徨,不知所措。    袂舞细雨中,在倔强诠释着什么,纤尘弥散,化为浊水,谁固执地相护,换得谁永不回头的相别,木兰雕落肠泪,衣袖翩跹,谁在雨中相

经历了痛苦,才能体会到幸福

经历了痛苦,才能体会到幸福   忍不了痛苦,就见不到幸福   原创:小虎哥   三样东西一去不返:时间、言辞和机会;三样东西足以毁掉一个人:怒气、骄傲和不宽恕;三样东西永不应放弃:平和、诚实和希望;三样东西最无价:爱、善良和亲友;三样东西最无常:成功、财富和梦想;三样东西成就一个人:真诚、承诺

好好经营友谊

世间什么最令人荡气回肠又令人信任欣赏,这就是友谊。友谊说白了就是一个情感,既然是情感就会生会灭,会冷会热。因为友谊不会是一成不变的,它也会有晴天,有阴天。因而友谊需要我们用欣赏的眼光,真诚与信任的情怀,理解与宽容的心态,来加以呵护,来细心经营。  友谊与爱情也不一样,爱情为情人演绎,友谊为世人传唱。

知乎高赞回答:好朋友为什么会逐渐疏远?

1  前段时间身体发高烧,身体很难受,就拍了一个打吊针的图片发到朋友圈,求点安慰。  很快就跳出了一个评论:注意身体。  这是一个分别多年,但曾很要好的一个朋友留下的评论。  本来焉了似的我,立马兴奋了起来,飞快的在输入框摁出一句:“妈的,你终于出现了啊,还以为你人间蒸发了。&rdquo

摔碎的玻璃心

摔碎的玻璃心  摔碎的玻璃心1  沉星是一个从不打扮的女孩。她认为女孩的美应该是天然的,朴素的。如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沉星虽然身材臃肿,但却因自己的五官长得漂亮,再加上常受别人称赞,根据自己的审美意识,一直认为自己是个长得很美的女孩。她甚至故意戴上丑陋的眼镜来丑化自己。她时常都在笑,表情过于丰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