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摘抄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穷父母卖血卖房供儿高考

  引导语:我们也是农村出来的,也深深体会到父母供我们上学的不易,我们要懂得感恩,感谢我们的父母

  贫穷夫妻最大的理想就是让儿子读名牌大学。吃尽苦头后他们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儿子考上了省重点高中!可是,这才是花钱的开始。为了实现理想和目标,夫妻俩像赌红了眼的赌徒,卖血、卖房、借债……

  儿子压力极大,每次考试都像上刑场一样痛苦。成绩越来越差,他觉得对不起父母,高考中途疯狂逃跑,跳桥自杀……

  少年争气考进省重点高中,

  贫穷父母为子前程疯狂

  2011年7月中旬,得知儿子被省重点高中录取,邹喜明跑到院子里大喊:“我家泽栋有出息,考上省重点了!”妻子鲍丽宁也跟着跑出来,高兴得直哭。邻居们纷纷向他们表示祝贺。

  夫妇俩按捺不住兴奋的心情,索性拉着儿子跑到楼下接受大家的赞美。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那份喜悦和荣耀就像泉水一样从心头冒出来。15岁的泽栋却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邻居张大爷摸着泽栋的头说:“小子,为供你读书,你爸妈都累得直不起腰了,你可不能让他们失望呀!”泽栋当着大家的面对父母说:“我一定用功学习,考上好大学报答你们……”

  邹喜明一家住在沈阳市沈河区一座只有40平方米的老房子里。48岁的邹喜明在沈阳南塔鞋城替业主扛包运货,46岁的鲍丽宁在家附近的一家饭店打工。虽然工作辛苦,收入很低,但夫妻俩总是笑呵呵的,因为他们的儿子学习好。

  两人结婚很早却一直没有孩子,想尽办法治疗后年过而立才生下儿子,可想而知儿子在他们心中的位置。夫妻俩一心希望儿子学习好,将来有出息,飞上枝头变凤凰。于是,从儿子4岁起,他们就开始送他参加各种学习班。夫妻俩省吃俭用好几年不买新衣服,攒下钱给儿子交学费。泽栋也争气,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初中考上了沈阳名校。虽然交3万元学费让邹喜明夫妇很吃力,可他们打心眼里高兴。

  而现在,儿子考上了省重点高中,夫妻俩简直乐疯了。

  2011年9月1日,夫妻俩请假送儿子上学。看着儿子大步流星地走进校门,邹喜明对妻子说:“想不到,我扛包的邹大个,儿子进了省重点高中,将来准能考上好大学!老板都由衷地祝贺我!”

  鲍丽宁笑了:“这些日子,我都成了饭店的焦点人物了,老板娘逢人就说……”

  可很快,一家人就从喜悦的高峰跌进谷底。2011年11月中旬,期中考试成绩公布,全班50名学生,邹泽栋竟排在第41名,而他入学成绩当时在班级排第24名。邹喜明找到班主任张老师了解情况,张老师说:“泽栋是个非常用功的好孩子,这次他输在起跑线上了……”

  原来,许多学生中考结束后就开始补课了。一些有钱的家长请沈阳市最好的几所高中的名师一对一给孩子补课,一节课费用高达千元!钱少的家长自己组织起来,找一些成绩相近的学生,由家长自己办班请名师补课,大家一起分担补课费。

  邹喜明明白了,儿子所在班级绝大多数学生在开学前的两个月已经把新课都学了一遍,开学后老师讲新课,这些学生等于在复习。(经典人生格言 )

  回到家,邹喜明质问儿子为什么没考好。15岁的泽栋吓坏了,他从没见过父亲这个样子,他哭着说:“爸爸,我知道考上省重点的同学假期都在花钱学新课,我没告诉你,不是我想偷懒,是因为咱家没钱呀!你和妈妈干那么重的活儿,挣的钱几乎都花在我一个人身上了。我上这个省重点高中的3万元也是你们借遍了亲友交上的,我还能张口说补课的事吗?”邹泽栋说着说着眼泪哗哗地流。突然,“啪”,“啪”,“啪”,父亲的三个大巴掌抽在他的脸上,他呆住了,甚至没有感到疼痛。这是他第一次挨打。

  “你心疼我就考第41名?我问老师了,如果高考你还是这个名次,只能考上三本!难道我和你妈累死累活就为了让你考三本吗?我告诉你,小子,我就是去卖血,也要供你补课!”父亲尖利的声音刺在泽栋的心头。

  鲍丽宁抢过丈夫的话:“泽栋,别说卖血了,就是卖房子,我们也要供你考上好大学!这么多年我们能抬头挺胸,就因为你学习好,我们有盼头!如果三年后你考上的是三本,那我和你爸的脸往哪搁……”

  邹泽栋双拳紧握,脸色变得铁青,他盯着父母说:“我邹泽栋,如果不能考出好成绩,三年后不能考上好大学,自杀谢罪!”

  一家三口,抱头痛哭。

  搏命疯狂已失理智,

  能卖的一切都卖了

  决定补课后,钱在哪?邹家已负债累累,无处借钱了。无奈,邹喜明和鲍丽宁真的去卖血了。夫妻俩凑够了5000元,准备给儿子交补课费。此外,邹喜明白天在南塔鞋城扛包,傍晚还出去摆摊修自行车。鲍丽宁则在工作的小饭店里每天从上午10点忙到晚上10点,非常辛苦。

  他们打听了一下,一对一补课,太贵了,只能找现成的补班课。这让他们犯难了,因为现在的补课班不是老师办班,而是学生家长联合起来请老师补课。为了避嫌,老师都不给自己班的学生补课。

  鲍丽宁找了好几个家长办的补课班,都被拒绝了,原因是邹泽栋现在成绩太差了,会拖大家后腿。

  无奈之下,他们找到了社会公开办学的补课班。可只试听了20分钟,泽栋就出来了,因为老师讲的内容他都会。

  这样反反复复折腾,眼看就到了2011年12月底。实在没有办法,鲍丽宁请求班主任张老师帮忙。张老师告诉她,联合补课的学生在一起快一个学期了,自然不愿意加入新生,只有等放假再想办法了。

  2012年1月中旬,期末考试成绩公布,泽栋的成绩是班级第40名,只提高了一位。放寒假前,张老师帮他找了一个补课班。这个班共有10名学生,每补一小时的课,泽栋要交150元。数理外三科,假期补课40天,每天三小时课,共计18000元;平日,周六周日每天补课3小时,一个月至少需要3600元补课费。夫妻俩算着账,盘算着下一步,靠卖血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2012年5月中旬,期中考试结果出来,泽栋的成绩排在班级第33名。家长会后,邹喜明夫妇找到张老师。张老师说:“家长会上,成绩进步神速的三名学生的家长发言你们听了吧,一对一请名师补课,为节省往返时间在学校附近租房,请专业营养师给孩子安排营养食谱,请心理专家帮助孩子解决遇到的各种心理和情感问题……他们是这么做的,可我知道你们家的条件……”

  放学后,泽栋低着头回到家,说:“爸爸,你打我一顿吧!妈妈,你骂我一顿吧!”鲍丽宁心酸地搂着儿子,边说边哭:“儿子,你尽力了,是爸妈无能……”

  邹喜明和妻子商量了几个晚上,如果儿子将来只能读三本或二本大学,那是他们无法接受的。可他们现在的收入,给儿子一对一请名师补课,远远不够。卖血无法长久,他们的身体已经吃不消了,邹喜明工作时晕倒过多次。怎么办?

转载请注明出处华夏诗文网 » 穷父母卖血卖房供儿高考

相关推荐

有关打紧的美文美句摘抄

●这世界上很多事情,尤其是坏事,不提不打紧,一提就发生。 ----三天两觉《贩罪》  ●我后来发现啊,人很多情绪都是被自己喜欢的东西带领走向的,比如简单的文字,简单的音乐旋律,还有…然后思考的东西也不纯粹起来,发生些不打紧的小事也会放大小几倍。自己的习性也算是特立独行吧,多的是不喜欢的事,不喜欢的人

开张啦

开张啦       马永欢/文    我的散文集《永平记忆》从楚雄运到永平正是中午之时,2014年11月18日的中午,好温暖,冬天里阳光明媚,能不温暖吗。    我怀着特别的兴奋,赶紧拆开包装袋、包装纸,映入我眼帘的是《永平记忆》图书。我先拿起一本翻阅,从封面到封底,273页,18万字,大3

认知水平越低,人就越固执

公众号《有思资本》  一个人的认知水平越低,其想法就变得越单一,也越抗拒改变和接纳,人就会表现得很固执。  01  你可能会有这样的经历,跟人交谈时,有时你从各个角度给他分析一个问题,提出中肯的建议,但是他怎么都听不进去,表现得异常固执。  比如,一个女孩深陷感情骗局,外人一看就知道男孩在骗她,但女

“三下乡”社会实践CYYCJH心得

耳边依旧是动人的虫鸣声,从睡梦中醒来的我们在金黄的晨曦中迎来了我们三下乡的第五天,晴朗的天气让我们在清晨就感受到了些许热度。   孩子们的精力总是比我们想象中还要旺盛许多,早早地就来到了学校,也许是因为想念我们这群老师,也可能是想要好好地感受沐浴在晨光中的校园。我们吃过早餐之后也差不多是孩子们的早

关于从零的名言

●为别人而生活也应有个次序,我认为首先是家人,其次才是不相识的人,因为家人的需求你已知道,而陌生人则需从零了解起,而了解的机会成本是极高的,它正是我们与家人相处的成本,我认为人类需求具有多样性,你可以给家人想要的东西,你知那使他们开心,而陌生人同样的开心也许需你投入三年时间去相助。 ----石康  

“依米花”社会实践队心得之实践出真知

酷热的7月即将成为过去,而我们的暑期社会实践活动“三下乡”马上也要落下帷幕了。一次次难忘的经历早已深深的刻在我的脑海里。在这骄阳似火的7月,我们在林屋小学这片土地上浇灌了温情的雨露。作为“依米花”社会实践队的一员,身上似乎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使命感与责任

最好的婚姻,是精神上的门当户对

引导语:“门当户对的核心,不是门第和出身,而是价值观。”  “门当户对的核心,不是门第和出身,而是价值观。”  关于“一顿饭吓跑上海女友”的新闻,我前天写了一篇《什么门当户对,不就是爱得不够》,文末我预告了,我要再写一篇文章,来阐述我理解的门当户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