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美文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记忆里有一群鱼,在温热的溪水里,在身边游来游去。那是一条神奇的小溪,记忆里没有具体的地点和情节,因为太年幼,年幼到记忆模糊的只有一条温热的小溪,溪水里,有很多很多快乐的小鱼,在身边游来游去。周围都有谁,不记得,可是我知道,有妈妈还有很多伙伴和大人孩子。那条小溪,现在想来,更像一个户外的大型游泳池,因为整个小溪都没有一点泥土,全部用水泥堆砌,只是不知道,溪水从何而来,又流到哪里去。记忆里周围有无边的草地,空旷的田野无边无际。不知道那是真实的场景,还是自己记得不真切,脑补出来的而已。

  只是记忆里,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妈妈就会带着我们过去,那里总是有很多很多的人,在溪水里嬉戏。溪水不深,溪水温热,溪水里面有活的小鱼,快乐的小鱼,不害怕我们,在我们的身边,快乐的游来游去。记得小鱼撞到自己,总会咯咯得笑个不停,快乐的笑声此起彼伏,把天边的太阳公公吵得没了脾气,悄悄躲到我们看不见的地方去。夜幕降临,月亮爬上树梢,微凉的夜风吹起,可是溪水里的孩子,一个个怎么都不肯离去。因为小鱼太有趣,溪水太温暖,有伙伴陪着的日子太惬意。那些快乐的淘气的鱼,好似记得我们,好似每天都希望我们去溪水里和他们一起游戏。

  可是后来长大了,离开了那里,再也没有回去。好似渐渐的忘记了那条神奇的溪水,溪水里面快乐的鱼。又好似那只是梦一场,不太真实,害怕到从未敢仔细地去把它回忆,更不敢去问爸妈,那里到底是哪里,是不是真的有那么一条小溪,真的有那么多可爱活泼又快乐的小鱼。对于太美好的东西也许大抵如此,不敢触碰,不敢回忆。

  再后来,在我的生命里,又出现过一群让我记忆深刻的鱼。那是在立交桥下的公园里,有一条小溪,溪水里面有一群快乐的鱼,快乐的游来游去。我经常去坐在立交桥下面,坐在溪水边上的石头上,看着溪水里的鱼,快乐的在我的面前,游来游去。好似它们听懂了我的脚步声,好似它们知道我很喜欢鱼,每当我脚步近了的时候,它们就游到岸边,聚在一起,我看着它们,也许它们也在我把来凝视。只是一旦岸边来了其他的脚步声,它们就立刻四散而去,不过如果是孩童,它们就不会害怕不会离去。我很惊讶,很不解,难道小小的生灵,竟然能够区分善恶,区分人肚子里面的东西?是我想太多,还是只是巧合而已?

  后来,生命里又遇到很多很多的鱼,只是都没有记忆里,那温热溪水里的鱼,那立交桥下的鱼,那么令我难以忘记。

  回忆有温度,万物有灵性,生活才更让人珍惜。谢谢我记忆里的鱼,愿你们永远快乐的游下去。

转载请注明出处华夏诗文网 »

相关推荐

把爱和深情种到梦里(康有山)

梦是比宇宙还要宏大的事物,它都能包含宇宙的一切。世上根本没有的东西,梦里可以有。千古以来,无数的贤哲和渊叟都试图把梦这奇特的现象加以剖析,但是都不能。反而把爱和深情种入梦里,却可以成为永恒。  远隔千山万水,相距着山长水阔的遥远距离,一生一世都不会见到的对方,但从你那一篇篇动人的文章,隽永的文字,你

我心中有一红颜,妻子视她如死敌

引导语:爱情是自私的,婚姻也是。  受访人:李辰,35岁  她和我妻子之间绝对不亲近,甚至有种淡淡的敌意  我在妻子面前从来不掩饰我和慧洁之间的交往,以前慧洁去深圳了,我和慧洁只是逢年过节打个电话互致问候,现在慧洁放弃了那边的工作,回到了兰州之后,我们的交往却明显地增多了。  我妻子在老公的中学毕业

我要带你回家

引导语:“我把你们带出去,就一定会把你们带回来!”---这是非虚构的人间故事。  2017年3月26日,原54军161师481团8连的70多名老兵,一大早聚集在广西凭祥市南山烈士陵园,满头华发、身穿军服肃立在阵亡战友的墓地,面对阴阳相隔38年的弟兄,一个个潸然泪下。  1  1979年2月,我和我的

做人不要太迷信道德,否则很容易被人利用

若论金庸笔下最被人低估的角色,非左冷禅莫属。  左掌门整天喊着“五岳剑盟,同气连枝”响亮的正义口号,以对付黑社会组织日月神教为幌子缔结联盟,在维护武林正道的鲜明旗帜下,完成了中央集权。  道德,最终成为了权力的工具。  一  某日,雨过半晴,与一友闲逛。忽见不远处有一小贩在叫

哲理也调皮 开心笑一笑了,值得收藏

1、现在每天身上流的汗,完全就是当年填志愿时脑袋里进的水!    2、谁说买不到船票就不让上船了,我用手机拍张自拍照,立刻就能上传。    3、早早起来真的可以做许多事,比如,再睡一觉。。。    4、得瑟是一种健康的心理按摩。    5、三人行,必有两人关系好点儿。    6、希望钱包里的钱都相亲

禅卡塔罗12星座一周运势(8.26-9.1日)

文:阿宇塔罗   (图片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作者删除)   白羊座:   整体运势:★★   爱情:单身的一周爱情方面运势一般,很有可能过于行动,而没有深思熟虑找寻爱情,而变得多愁善感,导致自己的能量场无法吸引到心仪的对象。   工作:工作上过于激进,过度的注重效率,而无法完美的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