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文章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我在北京做女团梦

  最近我翻微博时,看到《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第二季即将开始的消息,不由地想到,不知道又有多少像我一样的年轻人,因为这种节目成为那些三流经纪公司的受害者。于是,我鼓足勇气,拿起笔写出了那段不堪的过去。

  ART 1

  我叫益梦梦,1997年出生于辽宁省大连市西南的一个小镇,我的父亲是渔民,一年四季都在海上,只有夏季会回家呆一段时间。母亲在家务农,家里还有一个上初中的弟弟。

  2015年,我考取了山东沿海地区的一所师范类大学,大学学费每年五千多,生活费每月900块,还有弟弟要供养。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我从大一开始就一直在外兼职赚钱。

  起初,我在学校附近的奶茶店,还有市中心的快餐店做临时工,最多的时候一个小时11块,少的时候一个小时只有8块。我的室友大多数和我一样来自农村,只有陈雪来自济南市区。她身材高挑,既漂亮又会打扮,我们都羡慕不已。

  大二的一天,陈雪跟我说:“梦梦,你有168吧?”我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问这个,老实回答道:“168.5,将近169,怎么了?”陈雪说:“我们照相馆差一名婚纱模特,你要不要来试试?”

  原来,陈雪找了一家照相馆做兼职模特,为他们拍摄即将上市的新款婚纱和旗袍。老板在大悦城的分店刚开张,店里缺一名女模特。当我问过价格之后,整个人都惊呆了,一小时200!比我之前打工的时薪高了整整25倍!

  我满心激动的答应了。第一周,我为店里拍摄了三套照片,一套欧式复古婚纱,一套长裙晚礼服,一套旗袍。摄影师说:“梦梦你太上镜了,腰是腰腿是腿,我看很多明星的身材都比不上你,你要是出道当明星肯定碾压她们。”老板也笑着夸奖说:“这些照片的效果一定很好。”

  拍摄的酬劳是按周结算的,结束后我收到了老板微信发来的1200块钱。我简直不敢相信,原来赚钱可以这么轻松!想到我之前因为一小时几块钱的工作,在风霜雨雪中奔波,不禁有点心疼从前的自己。

  ART 2

  为了感谢陈雪介绍工作,我请她大吃了一顿。因此,我和陈雪的距离拉近了许多,她将我拉入了两个本地的模特群,平常有什么活动都能第一时间收到消息。我们一起做过淘宝店的平面模特,当过车模,还做过一些展会的迎宾。我慢慢地也积攒下了一小笔钱。

  2018年年初,我在家里刚过完年,就收到陈雪发来的消息,她说有一个亲戚在北京做经纪人,现在他们公司正在招女团成员,如果通过了选拔,不仅包吃包住,明年还可以出道当明星。她将我俩当车模时拍摄的照片发给了这个亲戚,亲戚说我们两人的外形条件非常优越,通过的概率很大。

  我将信将疑地问道:“可是我什么都不会,既不会唱歌也不会跳舞,演戏就更别说了。”陈雪告诉我说,就算什么都不会也没关系,公司会给通过选拔的人为期一年左右的训练时间,这段时间会安排相应的声乐舞蹈形体以及表演课程,我们也即成为了所谓的练习生。

  练习生,我以前在追韩国偶像的同学口中偶然听到过这个词,但更为具体的我就不清楚了。我在网上搜了一下练习生的信息,发现很多去北京梦想着出道的人都上当受骗了,他们交了一笔“包装费”之后,发现公司只是一个皮包公司,根本没有任何资源。我看完之后觉得心里很虚,不敢冒险,婉拒了陈雪的邀请。

  令我没想到的是,没过多久,一档叫做《偶像练习生》的节目突然爆红,我点开节目一看,其中一个参赛团队的公司竟然就是陈雪告诉我的那家!《偶像练习生》火爆的程度超乎了我的想象,一夕之间,我身边的同学都在讨论里面的练习生。

  我后悔万分,但是当时陈雪已经去了北京参加面试,我在微信上试探性地问了问她那边的情况,她告诉我,这个公司去年出的一部网络剧在视频网站上点击率已经破亿,而且最近大热的某个综艺里面也有他们培养的团队,感觉挺靠谱的,现在她已经准备签约了。

  我一听更加焦虑了,感觉自己错过了一个天大的机会。这时,我突然想起了“包装费”的事情,问她这个公司需要交钱吗?她回答说:“肯定得交钱啊,公司给你安排那么多课程,老师不是白请的,以后还要给你制作资料、包装宣传,你要是有名气,这些钱公司也不在乎,但你现在没有名气,这些钱就得自己交,公司又不是做慈善的,哪儿能给你白掏钱啊。”

  她还跟我举例说:“你看看那个练习生综艺里的大公司,知名度第一的那个,照样收钱!他们公司可不缺练习生,门下几十上百个人训练着等待出道,要是都不交钱白养着,公司拿什么吃饭啊?舍不了小钱赚不着大钱,以后要是出道了,这些费用算什么?明星走红毯,一双袜子都能抵我一只包。”

  我愈加后悔起来,完全被她的话说服了。我想起照相馆里摄影师的话,翻了翻自己兼职赚来的钱,一狠心订了张车票去北京找陈雪,就因为她告诉我:“你要是想来还有机会,这边还在招募,我可以将你推荐给我的经纪人,也算有个照应。”

  ART 3

  我当天晚上到的北京,下车之后直接投奔陈雪,她住在丰台区的一间10平米的短租隔断房里。从见到我开始,她就无比兴奋地跟我谈论那几天在北京的见闻,每个见闻里面都有浓厚的金钱味。她说你知道b站(原名叫bilibili,是国内一个弹幕视频分享网站)上的某个女团么,我诚实地回答说不知道。

  她就将手机上的b站打开,随便放了一段那个女团的舞蹈,并点评道:“这个女团,舞跳成这样,但你知道她们现在的出场费是多少么?15万!”我大吃一惊,立马用手机查了一下这个女团的名字,说实话,连十八线都算不上,在娱乐圈里就是名不见经传的边缘角色,但是这个收入已经着实令人眼红了。

  陈雪跟我畅想起我们的未来,她说:“如果我们能出道,不需要上节目,就跑跑商演,一场都能净赚几万。况且公司不缺综艺资源,经常有节目组到公司来面试,我在这呆了六天就见到了两个,要是真的上了节目、有了点粉丝基础,随便搞个代言就是上百万。”

  我被她说得心痒难耐,简直想立刻就飞奔到公司签约。兴许是我们聊得太过激动,没控制住音量,再加上隔断间的隔音非常不好,旁边屋子传来愤怒的捶墙声,提示我们小声一点。陈雪翻了个白眼,压低嗓子说:“等我签了约赶紧搬进公司宿舍,这破地方谁想住,以后这些人要是再想见老娘,得交钱才见得着了!”

  陈雪将她的经纪人引荐给我,由她带领我参加了公司的面试。面试很顺利,我当天就得到答复,公司表示我条件不错,愿意将我签为他们旗下练习生,签约的话,全约八万元,代理四万元。

  全约的期限起码五年以上,公司独家包揽艺人各项所有权,如有违约,将付巨额的违约金。代理约单签约某一个项目,比如影视约、唱片约,没有时间限制,非独家,可以和其他公司并行签约。了解下来,无论是保险起见还是以我的经济条件衡量,都只能签代理约。

  但四万块的代理费我也是付不起的,我向公司表明我的家境并一再求情,最后他们给出了折中条件,可以签影视代理约,如果是四万的影视约,合同里面会承诺给我一部网络大电影女二以上的角色,但是价格对半的话,角色取消。我欣然接受。

  一下子拿出两万,对我的家庭来说不算容易,但我那一年辛苦兼职赚的积蓄加上家里给的生活费,算来也有一万五,而这剩下的五千,我实在不知道去哪儿凑齐。陈雪说:“要不你跟家里商量商量?”我立马否决了,爸妈都是老实本分的农村人,别说练习生了,他们要是知道我逃课到了北京面试,肯定都会打断我的腿。

  最后,我厚着脸皮四处找做模特时认识的那些家里比较富裕的朋友借钱,终于勉强凑齐了3000块,而剩下的2000由陈雪帮我垫付。2018年3月,我按照陈雪的套路,搞了一个假的病假条,向学校请了半年病假,来到北京,正式成为了一名练习生。

  ATR 4

  公司在昌平区的镇上合租了一块地方作为学院,专门培训练习生,十几个经纪公司的艺人都在那里接受训练。公司每季度进行考核,将所有人分成ABCD四个班,A班的成员自由时间多,资源也会优先给他们,我和陈雪在第一次考核中被分到了D班。

  学院里的课程一节是两个小时,D班属于基础不好的,所以课程安排得非常紧密。有时,我们刚上完两个小时的体能课,就要马不停蹄开始下一节舞蹈课,加上我们班的大多数人都没有舞蹈功底,学东西很慢,舞蹈老师对我们态度也很不好。他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这个舞蹈难么?怎么A班一节课就学会了,你们三节课都学不会?我看你们这样还是别想出道了。”

  在舞蹈老师眼中,只有A班的人有资格出道,而我们这些速成品只是在这里给他们当陪练,无论多辛苦都没有用。有一次,我拉筋又累又疼之际,舞蹈老师又开始在旁边冷嘲热讽,我心酸极了,忍不住抹眼泪。没想到,我身旁一个叫佟彤的女生,突然直接趴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舞蹈老师可能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示意我带她到旁边休息。

  休息的时候,她哭着告诉我,她是河北人,今年才16岁,但已经来公司半年了,她从初一就开始追韩国偶像,有天无意中在网上看到北京也有招募练习生的公司,就背着爸妈偷偷来了趟北京,在得到公司各种美好的许诺后,她回家跟父母说:“我不想上学了,我要出道当明星。”

  佟彤的家境很不错,又是独生子女,父母受不了她又哭又闹,陪她一起到北京签约,最后交了八万块钱,签了影视约。但是她在这边接受训练之后,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天赋,刚开始她就在D班,过了半年,她还是在D班,身边同期的朋友基本都升上去了,她依旧唱歌跑调,学舞学得最慢。

  最让她失望的是,上个月公司说要履约给她一部网络大电影女主的戏,让她准备交三万元进组费。她想到自己要拍戏了,还是女一号,万分激动,第一时间找父母要来钱交了,还告诉了所有朋友,兴奋得几晚上都睡不着觉。结果,十天后戏就拍完了,取景在河北廊坊,里面的演员不是公司里的练习生就是戏剧学校没毕业的学生,电影名字还是山寨的。

  她之前听说那个点击破亿的网剧时,还以为公司有点水准,后来听剧组里面的人说,那个网剧是公司投资的,但是里面所有的角色都是在外面找的专业演员,跟公司签的艺人一点关系都没有,公司里的练习生是什么水平,领导都知道,稍微大一点的制作都不可能让他们上。至此,她再也没有跟朋友提起过这部大电影。

  她边哭边说:“最近我爸生病了,我不想训练了,只想回家陪他。我好后悔,我觉得在这里呆着好没有前途,但是我只有初中学历,以后能干什么?”

  晚上,我将这件事告诉了陈雪,陈雪说:“这种小孩学院里多得是,那个玲玲你知道吗,她是重点大学的,学校还是个985呢。公司说要推节目给她上,她就在北京等着。等了五个月,资料都推给两三个节目组了,结果没有一个成了的,还因此错过了考试时间,在学校挂了三四科,补考也不想回去,学校说再不回去她毕业证都拿不了,她照样不当回事。”

  我听了之后有些惆怅,在北京呆了一段时间后,我们对公司都很有怨言。比如公司承诺给我们的宿舍并没有兑现,我和陈雪花了一笔钱一起租房,幸好沙河的地理位置很偏租金也不算贵,但我也因此不得不找各种兼职来赚钱,更加辛苦。其次就像玲玲一样,公司总是说要推我们上综艺节目,但都没有下文。

  在此期间,《偶像练习生》、以及后来的《创造101》都成为了现象级的大爆综艺,网络反响强烈。这些消息就像我们的一剂强心针,是我们坚持下去的动力。在我们心中,他们的成功就意味着无论多辛苦的付出都是值得的,毕竟这些练习生综艺需求那么大,一次就是几十上百个,只要在北京,总有一天,机会将会轮到我们身上。

  ART 5

  另外,虽然过得不太如意,但我也得到了一份意外的惊喜,我在学院里收获了爱情。他叫冯伦,性格温和,对我很好。冯伦从8岁就开始练舞,功底非常深厚,是A班里舞跳得最好的人,进学院之前甚至当过专业的舞蹈老师。即便学院再三强调说不要内部谈恋爱,但是身边偷偷在一起的情侣也不少,我觉得冯伦为人很不错,所以还是和他谈起了地下恋。

  我们刚确立恋爱关系,我就告诉了陈雪,她非常羡慕地说:“冯伦是预备男团的成员,肯定是学院第一批出道的人,要是他稍微帮你一下,你肯定也能很快出道。”听了她的话,我更加觉得自己运气很好,找到了一个既优秀性格又好的人。我知道有个男孩在疯狂追求陈雪,我问她为什么不接受?陈雪说:“没有成名前,我绝不恋爱。”看她决绝的样子,我佩服不已。

  冯伦确实成为了学院第一个预备出道的人,但随之发生的一切让我始料未及。今年8月,东方卫视的某个练习生选拔节目开始海选,公司声称将冯伦和预备男团另一个男生的资料推给了节目组,但是只有冯伦入选。所有人都以为是那个男生和水平问题,到后来不知道谁透露了风声,其实是因为这个男生和学院的女生谈恋爱被举报了。

  冯伦当时已经去了节目组,他为了能顺利出道进行了疯狂的魔鬼训练,我们两三天才能通一次电话。某次通话的时候,我将听来的这个消息告诉了他,本来是想跟他说庆幸我们运气好,没有被公司发现,但是他听到之后语气有点不太对劲,问我是谁告诉我的,我说学院里的人都知道了。

  10中旬,节目播出,冯伦的出场很靠前,也是比较早晋级的选手,那时正是节目组大力宣传的时期,冯伦也因此受到了些关注。节目播出的那天,我守着他的微博看了一晚上,到第二天中午,12小时里涨了三万粉,有条营销号也发布了关于他的内容,转发甚至上万了。虽然我知道其中有公司买的转发量,但至少他离正式出道又近了一步。

  我开心极了,冯伦如果真的红了,那我肯定也能因此受益,依靠他早点出道。但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节目播出的第二天晚上,冯伦就趁训练的空隙给我打了通电话,提出分手!我伤心欲绝,立刻跑到陈雪的房间嚎啕大哭。陈雪这才犹豫着告诉了我真相。

  其实他们早就怀疑,当时另外一个男生谈恋爱的事情是冯伦向公司举报的。公司也听到一些我和他之间的风声,但是他当场言辞激烈地否认了。在他比赛期间,公司通过学院的人证实了我们之间的恋情,于是打电话向冯伦施压,让他早点和我分手。

  我不敢相信她的话,不敢相信冯伦竟然是这样的人。但是第二天公司的约谈,彻底打破了我对他的最后一丝幻想。因为冯伦的人气不断飞升,公司怕我们之间的事情影响到冯伦接下来的发展,经纪人郑重地警告我和冯伦断绝一切关系,并且不准向其他任何人再提起这件事。

  更令我绝望的是,几天之后陈雪告诉我,有工作人员透露说,因为这件事,公司已经决定“雪藏”我了。也就是说,以后公司不会再推我上任何综艺,加入女团更是想都别想了。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我想到那两万块钱,想到半年来日以继夜的练习,想到狠心的冯伦,在寝室哭了整整一天。

  我对北京心灰意冷,不再对出道抱有任何幻想,但是我不甘心公司收了我的钱,还就这样给我判了死刑,于是我选了高层领导在的一天,去公司哭闹了一番。高层领导找来了我的经纪人协商,最后在我的哭闹卖惨之下,和我解除了合约,并退还了我5千块钱。

  ART 6

  11月,我离开了北京,没有一点眷恋。但我刚离开没到一个星期,陈雪就发信息告诉我:“冯伦回学院了。”原来,这个节目组是分组选拔,最后男女分别成团进行PK,冯伦第一次小组赛晋级,但是第二次成团选拔就被淘汰了,根本没有出道资格。他和公司都以为自己会晋级到最后,没想到他只出场了两次就被淘汰了。公司为他花费了大量的资金雇水军,买营销号,还帮他扫清了我这个障碍,结果就换来了节目里总共十多分钟的露脸机会。

  我点开微博,看了一眼他的粉丝数,十二万。我跟陈雪说:“还不错啊,参加了个节目涨了十多万粉丝。”陈雪告诉我,他这些粉丝并没有什么用,因为许多粉丝都是买来的。再说,公司现在没有捧人的资源了。这个公司的幕后老板是山西的煤老板,当年成立这家公司是为了捧一个老板心仪的漂亮女模特,后来才开始做女团培训。煤老板特别抠门,但业务又都依赖经纪们。因为待遇问题,经纪们联合起来向煤老板逼宫,结局自然惨败,最终整个经纪部门集体辞职。

  离职的经纪人临走前,在群里面放出了公司的一些内幕:比如有些节目因为名气大,报名的人数很多,于是会在每个城市选一些公司作为授权的招募点进行海选。很多不入流的小公司借节目的名气,趁机宣称自己是官方授权点,一方面扩大名气,一方面吸引人来公司。许多准备参赛的选手不明就里,看到网上的宣传就到这些假授权公司报名,从而进入他们招人收钱的圈套。

  其实现在的许多选秀节目,公司根本就没有资源。但为了赚钱,经纪人还是会和学院说,如果跟公司签约的话,可以将他直接内推到节目组,不需要海选了。事实上,很多时候公司就是通过发简历的正常途径传给节目组,并没有所谓的内推渠道,和选手自己在网上参加报名晋级的几率是一样的。

  还有些节目,公司真的有资源的话,也只会推签了全约的人,像我们这种签了代理的,根本不在考虑范围之内,就像舞蹈老师所言,我们只是“陪跑人员”,是公司大部分经济收入的来源。

  这些离职经纪人的话弄得整个学院人心惶惶。有个学员在微信上跟我说:“怎么办?我的钱是借的校园贷。”还有个学员说:“我虽然签的是代理约,但他们一会儿说可以让我进组,要交钱,一会儿说上节目买粉要交钱,前前后后交了七八万。可现在整整四个月了,公司一次也没有联系过我,就好像我不存在一样。”

  听了这些人的抱怨,我除了简单安慰两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陈雪也在网上告诉我:“我也快呆不下去了,我那个经纪人亲戚太坏了,现在离职了才告诉我那些公司的内幕,我现在感觉自己完完全全被骗了。最多三个月,要是还没有转机,我就离开北京。”

  我没有回话,此时的我已经回到学校,只想好好读书。在北京发生的一切,对于我来说就像一场梦。

  现在,《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的第二季即将开始选秀之际,我真的真的想对那些梦想成名,梦想成为网红的年轻人说一句:“梦想可以有,但要脚踏实地。不要再一味想红,而让自己成为那些三流经纪公司的‘韭菜’了。”

  作者:益梦梦  职业:学生

  编辑:菜花

转载请注明出处华夏诗文网 » 我在北京做女团梦

相关推荐

活得漂亮

买了几件衣服,花了千八百元,这在我,已是非常之举了。衣服算不上高档,但是喜欢。难怪女人大多爱逛商场,原来,买自己喜欢的东西,是一种莫大的快乐。只是这快乐,我体会的还真不多,因为我喜欢清静,不爱热闹。   回到家里,第一件事,试穿。穿衣镜前,左照右照,没人的时候,孤芳自赏,观众来了,再次张扬,让他品

同与不同

同与不同  大音乐家鲁宾斯坦有一段时间,常去他的好友毕加索家里,看他画画。可是,一连几个月过去了,他奇怪地发现,毕加索都在画同样的内容:以阳台的铁栏杆作为背景,近景处是一张桌子、一瓶葡萄酒和一把吉他。  当毕加索画完近50幅同样的作品后,鲁宾斯坦终于忍耐不住好奇地问:“每天都画同样的内容

忆染似水流年 ——给最爱的你们

阳光明媚的下午,算得上是北方的冬天难得一见的好天气了。点点阳光毫无保留的从窗户倾洒进来,跳跃在肩头,却慵懒了赏景之人。    不期然收到友的短信,“我的爱人们,我到JN了,有空来村里观光……”假期就这样毫无预兆的结束了,弹指间,已成过往,就像遗失在风中的烟花,美丽绚然后,在我还没有来得及说声再见时

少年强则国强

7月15日初晨,旭日东升,洒夏扬光文化支教社会实践队的开班仪式于洪冠中学举行。整个流程结束后,我感慨颇深,觉得这个三下乡活动很有意义,情系山头,逐梦未来。我们当代大学生有这个责任和义务到各中小学进行三下乡活动,因为学生们是祖国的花朵,祖国的未来。***主席说过:少年强则国强。这句话不仅勉励我们当代大

觅友之道

引导语: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  交友之道写在各种生活指南中,从古至今,讲的几乎是一个路数。高朋满座、往来无白丁,说的是结交的朋友都是高大上。老百姓话说得直白:鱼找鱼,虾找虾。圣贤孟子讲得文雅,成了名言:“一乡之善士,斯友一乡之善士;一国之善士,斯友一国之善士;天下之善士,斯友

母亲的书

引导语:母亲没有正式认过字、读过书,但在我心中,她却是博古通今的。  从小到大,我上过那么多年学,后来又教书,生活天天不离书,和书打的交道最多,也读过很多本书,而母亲的书却是我怎么也读不完的。  母亲在忙完一天的煮饭,洗衣,喂猪、鸡、鸭之后,就会喊我:“小春呀,去把妈的书拿来。&rdqu

认真点,你就赢了

家里买房装修的时候,我去买壁纸、墙面砖,总会跟老板强调一句:帮我找行业高手做。  找人铺地板时,我以为比较简单,也就没提要求,结果高下立判。  行业高手的价格比普通技工高出很多,而且他们根本不愁没活干。  贴瓷砖的师傅,我足足等了他十天。  但他出手,真的不一般:切瓷砖,很少浪费;和灰浆,干净利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