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美文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皮囊

  今天有两个久未出现的身影又从门前经过。一个健康的很壮实的中年男子,一手拿着一个乞讨用的缸子,一手挽着一个瘦肉的看不出年龄的男子。瘦弱男子在别人的搀扶下,是那种几乎整个身体都吊在别人身上的搀扶,可以缓慢的行走,两条腿类似有小儿麻痹症的样子,很细很细,好像一点使不上力气的感觉。

  这两个曾经几乎每天都会从门前经过,后来就不见了,大概是冬季的时候不见的,也许不是今天又看见他们,可能我永远都不会记起他们吧。他们向着每个经过身边的人乞讨,女的无论大小都叫姐姐“姐姐给点钱吧”,那个很壮实的中年男子,不知道是瘦小男子的什么亲人,就那么拖着他,挽着他,行走在这个小城的大街小巷。

  我曾经特别的可怜这些残疾乞讨的人,还有卖艺乞讨的人,甚至一度可怜所有乞讨的人,只是后来看了一篇文章,说在大城市乞讨的人,特别是可怜的残疾人,有很多不是天生残疾的,而是被活生生打残的,大人孩子都有,被有组织有预谋的丢在城市的大街小巷,当做赚钱的工具,而打得越厉害的那种,可怜他们的人就多,赚的钱就多,暗处还有人看守,所以逃跑根本不可能的。文章呼吁读者,遇到残疾乞讨的,尤其是孩子,真可怜他们就帮忙拍照报警吧,不要给钱。

  看了文章挺震撼的。也曾仔细的观察过这些乞讨的人,尽管眼睛鼻子嘴巴都有,是人的模样,可是,你看那一双双的眼睛,毫无生机,毫无光彩,仿佛行尸走肉一样,更不要谈什么做人的尊严。有的人被推在一个破破烂烂的小车上,露出一截断腿,有的人被放置在简陋的小木板车上,紧闭着双眼,一张写着介绍的文字,病重……无论哪种情况,看上去只是一副人的皮囊,一点灵魂都没有的皮囊。

  那些被别人控制的人为打残的人,很可怜,可是那些被家人利用赚钱的人不是很可悲吗?空有一副人的皮囊,却放弃了作为人的尊严和乐趣。可悲可叹。

转载请注明出处华夏诗文网 » 皮囊

相关推荐

锦州好人快刀

15。03。27(五)晴(114)锦州好人快刀    喜闻快刀(郭风雷)入选十二名锦州好人之一,喜讯传来,令全体锦州冬泳人都十分高兴,这不仅是快刀风雷本人的荣誉,也是全体锦州冬泳人的骄傲。    快刀是锦州市冬泳协会宣传部副部长,他不仅见义勇为,带头参加搜捞溺水者;无私奉献,为冬泳之家添置电子测

亲情直通车

亲情直通车   “呜……”,我喜欢在站台上听列车来到的那一声鸣笛,还有坐上列车的那种启动的感觉。就像我们众姊妹弟兄一起聚集向父母亲家里,一同踏上亲情列车,沉浸在那种欢声笑语的氛围里。每当这时候,我的心就尽情地享受,享用这份热烈而又全然的亲情。   每到礼拜六,我的手机准时响起,一定是小侄儿打的,

两个人合不合适,就看这四点

有人认为一生很短,一辈子只能爱一个人,有人却认为一生很长,边走边爱才好。  所以,我们总能听到单身的人说“因为没有遇到合适的”,刚失恋的人说:“因为不合适。”  很多人认为,遇到一个合适的人,是低配版的爱情,但其实“合适”才是对

那一次,我真的哭了

七月迂回,风声戛然而止。尽显萧瑟的车站,你在徘徊,对不起,我没有去送你。   小道旁,破碎的阳光伶仃地落下来,在地上仿佛发光的雪花。你依靠在树下,任凭清风拂过你的脸旁,撩起你的碎发,雪白的而透红的脸颊如同一朵绽开的桃花,激起我心中小小的涟漪。你说,你的目标末名湖。我明白了,这将是我一生为之奋斗的目

点点深情,回味悠长

我们纸鸢社会实践队在黄略镇冷水小学经历了将半个月的社会实践,接触了一群单纯可爱的孩子们。实践生活中每一天遇到的情况还在我脑海里回旋,它给我们带来了难忘的记忆。从中我学到了很多书本上学不到的东西,也有了许多感悟。   第一天热热闹闹地来,最后一天也是热热闹闹地走,我们的实践是快乐的。认识了许多新的小

等待,用尽一生

引导语:是谁?因为某个人,还在过去的某个时刻守望。  八公是条狗,流落街头,一位叫帕克的大学教授收留了它。他坐沙发上,陪它看电视、共吃一盘爆米花;在落满树叶的院子里,他趴在地上,教它捡球;他与它对视,从初相遇的怜悯,到渐渐的怜爱。  由莱塞霍尔斯道姆导演的《忠犬八公的故事》,演绎人和狗之间的一段悲情

一朵花的心

引导语:这则故事告诫我们不要追求表面的个人得失,有时候内在比外表更重要  寺院新来了两个小和尚,一高一矮。高个儿小和尚憨厚、木讷、不善言辞,矮个儿小和尚精明、善变、伶牙俐齿。  一日,老和尚担出两副水桶,让两个人各担一副去浇灌新修整好的两个花圃。  两副木质水桶一新一旧,旧的一副可见几处裂缝。  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