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美文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身不由己

   今生,你娶了别人,来世,请记得换我做你新娘。

   壹:

   在水墨及笄这年,朝廷于王侯将相之女间选妃。她便自作主张将生辰八字稍给了宫里的老嬷嬷,却在随后被无情地退回,说是不合适。

   从那以后,水墨便把自己关在房里。不饮不食、不言不语,失落了好些日。

   想哭时,她就从发间取下那支桃木流云簪放在手心。回忆着与未寒哥哥在一起的时光,想着他的温柔他的笑脸,便也不觉得那么难过了。

   姐姐们经常问她是不是傻了,放着金钗玉镯不要,却把一支一文不值的桃木簪当成宝。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那支桃木簪是未寒哥哥花了一天一夜的功夫为她刻的,仔细观察上面还有七个字——一生一世一双人。

   她一直有个愿望,她想做未寒哥哥的妻子。她想在他们成亲的那天,戴着他送给她的桃木簪;她想在他们重逢的那天,告诉他这些年她有多么想念他……

   她知道现在的未寒哥哥不再是当年那个只属于她一个人的哥哥。他是帝王,属于天下百姓,也属于后宫三千女子。说不介意是假的,但她依然愿意嫁给他,哪怕只是他的一个妃子嫔妾。

   贰:

   在她难过的这几日里,皇后的人选已经定了下来,是她的二姐水媚。

   当圣旨念完,水墨便晕了过去。

   醒来之后听说未寒哥哥来府上了,她又不顾一切跑去见他。

   “你就是水媚的妹妹水墨?”

   他一身龙纹黄袍,长发以一支金簪约束。精美绝伦的脸上早已褪去曾经的青涩,如今颇有一翻帝王风范。 (很有哲理的日志 )

   “啊?”

   水墨想过很多种与他的重逢,在皇宫的御花园,在热闹的大街上,在府中的青石小路旁……却唯独没有想到是在严肃的客厅内,当着爹娘姐姐们的面以他的皇后的娘家人与他见面。

   掩下心中的苦涩,强忍住眼泪,抬头便对上了他那双深邃的眸子。

   她看见了他眼中的冷寞与淡然,前所未有的一种陌生感渐渐袭来,他不记得她了吗?

   他毫不犹豫地瞥开了眼,又转向爹淡然一笑:“令千金很可爱!”

   他什么时候离开的水墨不知道,只记得回到自己的小院已是泪流满面。

   她可以与众多女人分享他的爱,她可以不在乎当不当皇后,她可以不介意当年他丢下她自己去做了皇帝,但她不能接受他忘了她。

   贰:

   之后她便大病了一场,咳血不止却又不愿就医。

   封后大典在昨日就已经结束了,因是皇后的娘家人,水墨有幸能进宫一回。

   与二姐闲聊了一会,便找了个借口辞去。躲过巡查的侍卫,几经周折,她来到了御书房。

   原本她以为还有希望,从御书房出来之后,她的心就死了。

   她歇斯底里地冲他吼:为什么?他却说他失忆了,让她把曾经的一切都忘了。

   她想着想着就笑了起来,两行血泪夺眶而出。腿一软便倒在了地上,嘴角渐渐溢出红色的液体。

   她任由自己倒在一条偏僻的小道上,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天上的白云。与未寒哥哥在一起的画面又历历在目,仿佛还是昨日发生的事。

   弥留之际,她仿佛看见了未寒哥哥,她想抓住他的手却奈何生命在流失。

   她只得在心里说:

   未寒哥哥,今生,你娶了别人,来世,请记得换我做你新娘。

   肆:

   他抱着奄奄一息的水墨,一遍又一遍喊着她的名字。可是,怀里的女子再也不会醒来了。

   明明那么爱,明明那么想,他怎么就把她逼到这个步田地了呢?

   他抱着她,力道越来越紧,他说:墨儿,你等我,我不过还有一年的光景,等我……

转载请注明出处华夏诗文网 » 身不由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