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美文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青春的华章,只有一个人的地老天荒

  不知道为什么,她每次来的时候,天,总是下雨,而他,总是在下雨的时候,想起她--题记

  他记得第一次看到暮雨的时候,是在仲夏那天,岭南的夏天很热,每年的夏天,雨总是伴随着台风来,而她,就是在台风过后不久来的,所以,他记得很清楚,那天还下着雨,可她还是穿着白色的丝裙,手中撑着一把蓝色的雨伞,背着一个小背包,这样的打扮,根本让人看不出,她是来这里当乡村支教的老师。

  岭南的花季很长,每当雨停之后,就是最美的时节,路上,岸边,庭院,处处都可以看见盛开的花朵,虽然比不上江南的桃花,可枝头的夏花,也是这里的一绝。

  她的到来,还是给这寂寞的学校,带来了一丝丝生动的色彩,不知道是暖春过去太早,还是夏天来得太快,他一时间,竟将她当做是季节的最后一抹微风,给这里带来了凉快,也带来了悲伤。

  她讲的课,十分生硬,已经有好几个学生反映了,他知道,这个就是城市的教学方式,不会和农村一样,注重的是地方特色,所以,在他看来,她的教书水平并没有看到的那样差,只要给她时间,她就是最好的证明。

  所以,在空闲的日子里,他都会给她讲解农村的教学习惯,与地方的成绩特色。

  时间总是很漫长,也很短暂,经过一个学期的相处,她的微笑,他一一收藏了在记忆。

  以前,他也遇到过很多女子,可从来没看过一个女子的微笑,竟是那样令人温暖和恰静。

  他以为,这份安静,他可以守候,只是到了终究要面对的时候,他却觉得,是多么的难接受。

  那天,邮政送信的人来了,是教育局对下一个学期的工作安排通知,伴着这个通知来的,还有她的一个私人信封。

  他不知道信封里有什么,只知道,那天之后,她就没有再来找他聊天。

  有时候,他不知道,为什么在下雨的时候,她总是遥望着天空,沉默不语。所以,他问了这个问题,

  她没有回答他,默默看了一会窗外的雨,突然问了他一句:你有没有在下雨的时候,遥望着天空,用力地和老天一齐哭泣?

  听到这个问题,他也没有回答她,只是点点头,因为,他曾经也和老天哭泣过。

  他以为,她的悲伤,会随着雨水的流去而终结,却不知,雨水,更添了凄凉。

  那天刚好下着雨,送信的邮差又来了,这次带来的,只有她的私信。

  这次,她没有静静地看着雨,而是带着雨伞,走出了校门,因为担心她,所以他也跟了上来。

  在校外的小道,看着她漫步在雨中,手里拿着的伞却没有打开,任凭雨水打湿在身上的模样,他莫名的有了几分伤感。

  她可能是看见了他,她对着他笑了笑,看着她笑,他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回到学校,天已经放晴。

  可能是压抑太久吧,这次的放松,让她有了倾诉的念头,所以,她叫住了他。

  她看着脚下,还在流淌的雨,一边回忆一边说道: (友情文章 )

  六年了,我和他一起生活了六年,大学毕业后,我和他共同进了一家公司,也在同一个部门,我以为这个是老天最美好的安排,虽然我和他在那个部门整天熬夜加班,可是我和他依然感到很满足,每次不管下班多晚,我都会亲手做饭给他吃,我喜欢他 吃着我做的饭菜,我以为,这个就是永远了。本来按照我和他的经济条件,计划在明年年初,在城市里首付一套房子,之后就向各自的家里凑一点钱,明年年末就结婚的。几个月前,他被调去了总部深造……”

  说到这里,她没有再说下去,

  于是,他追问:然后呢?

  她答:呵呵,然后,……然后,我和他没有然后了。

  他猜得不错,正如所以小说桥段那样,他一去不复返,从此,她再没有一点他的消息。

  说完,她微微转过身,似在回忆什么,又似乎在释怀什么。

  看着她的侧脸,回想起刚刚对视的一瞬,第一次,他看着这种眼神,突然觉得好遥远,好遥远。

  那天之后,他再也没有看见过她的微笑。仿佛一瞬间,她曾经的微笑,都是他自己幻想出来的,她的笑,似乎也从来没有存过在世上。

  她说,她曾经有一个梦想,就是想去很多地方,可她最终只能到达这脚下的方寸之地而已。

  一年后,她被教育局调去了别的地方,走的前一天,她把日记托给他保管,她说,她会回来的。到时候,再把日记还给她,所以,他信了。

  在她走后的每个清晨,他都会在校门口看着,开始是盼望,然后是期望,最后变成了奢望。

  他知道,她是不会再回来了,当初的承诺,或许,只是她口中一时说过的话而已,这种希望,最终还是会变成失望吧。

  岁月是一把泥沙,虽然留下了一点痕迹在指间,可依然一瞬到了天涯。

  十年后,在他当上局长的时候,突然在教育局的档案上,看见了她的销案记录,他带着这个疑问,托了很多关系,才找到了她之后的事。

  原来,像很多老套的剧情那样,她走了,和这个夏天,一起永别了去年的那个雨季,永别了他还在回忆的这个雨季。

  那晚,他翻阅了她多年写的日记,

  日记里,记载了她和那个人的故事,故事的结尾,只有匆匆两行字:

  原来,一时的心动,大多数的结局,真的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那些喜欢把记忆写在日记的人,或许,心里都存着最后一丝幻想吧。这些不好的苦果,不管你愿不愿再去怀念,讲究要自己来承受。

  看着日记里,她落下的记忆,他突然想起了她,那个白衣丝裙的女孩。

  他记得,那段岁月最美的时候,或许,就是那张珍藏在相册里,她微微一笑的一瞬吧。

转载请注明出处华夏诗文网 » 青春的华章,只有一个人的地老天荒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