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文章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我抛弃了痴呆爸爸

  血脉亲情真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明明我恨我爸恨得要死,可是他一出事,我却又自动迎上去,成为他的依靠。

  001

  壹

  我叫莫佳晴,是湖南一所医学院的医学生。1994年,我出生于湖南的一个小县城。我的爸爸是当地中医院的药剂师,他一直认为当医生是一份很光荣的职业。高考结束时,他告诫我说:“高考填志愿,你如果不填医生,我连学费都不会给你出。”

  于是,我学了医。

  但我真的很讨厌爸爸主宰一切,给我安排人生的感觉。可我不敢反抗,他是家里的暴君,大男子主义让他习惯了对所有人颐指气使。他只要一发脾气,我就打哆嗦、腿软。这样的态度,不仅是对我和妈妈,就连对奶奶也是如此。他发脾气时,甚至会对奶奶大声吼骂:“你怎么不去死,你去跳楼啊!”

  我的妈妈也是一个火爆脾气。在我的印象中,她和爸爸吵架的时间多过恩爱的时间。所以,在我初三升学那年,他们离婚了,我跟了我妈。我妈没有固定工作,带着我过得很苦,除了每月爸爸给我的400元生活费,她只能到处打工赚钱,支付我的另一半学费。我们的日子经常过得很拮据,可是爸爸对此不闻不问。

  我恨我的爸爸,矛盾的是,我这个人很心软,只要爸爸偶尔对我好一点,我就会想要亲近他。可惜每次我一靠近,最后又会被他那些辱骂、嫌弃我的话而伤害。渐渐地,我就不靠近了,长大后更是如此。

  2018年夏天,我成功考上本校的研究生。暑假期间,为了陪妈妈,我特地从长沙回到县城,顺便在一个书店打工,赚取读研期间的学费。

  7月8日早上,我突然收到一位许久不联系的叔叔发来的微信:“你最近有回去看看你爸吗?我感觉他的精神状态不对,人有些糊涂,你要多关心关心他。今早我有个同事看到你爸坐在离医院不远的地方,当时还下着雨,叫他他也不答应,你快去找找他吧。”

  我连忙骑着电动车,大街小巷地去找爸爸,围着当地医院转了好几个圈,还是不见他。这样找了半个小时左右,却在我打工的路上发现了他。天正下着雨,他也不躲,肥胖的身躯一脚一脚淌在水里。

  我惊恐地叫了他好几声,他才回过头,迟钝地说了一句:“哎……”

  ldquo;你怎么在这淋雨?你要去哪?”

  002

  贰

  我爸重复了好几个“我”,最终也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我立刻拖着他去医院,由于他太胖了,我的小电动车载不动他,只能让他跟在车后,我慢慢地骑。

  要知道,以往只有我听我爸爸话的份儿,哪有我指使他干什么事儿的时候?谁知这次,他竟然非常温顺地跟着我的车走。我回过神来时,惊呆了!我好几次扭过头去看他,他只是木然地回了我一个难以名状的表情。

  他这是怎么了?我心里一惊。到了医院,医生大概看了他的情况,开了一叠化验单让我带他去检查,排队的过程中,我耐心在问他:“爸爸,你淋着雨要去哪?是要去找我吗?”

  他思考了好久,词不达意地回答了几句。我大概知道了情况,他的钥匙不见了,要去找我拿他家里的钥匙。爸妈离婚后,为了以防万一,他放了把钥匙在我这。

  我仔细端详着他,他的脸色暗沉,头发乱糟糟,眼里全是红血丝,身上还有异味,真的和路边的乞丐无异了,就连身上的衣服还是前天我有事找他时的那一套。可想而知,他很有可能两三天没回家,而且昨晚下了一夜的雨,他就在外面街边过了一夜。

  毕竟血浓于水,我一想到他整天整晚、有家不归地到处找我,我就心酸得想哭。我是医学生,对爸爸目前的状况,心里大概有了数。可是越清晰,我就越慌张,很怕自己预估成真。我下意识地打电话给妈妈,声音还带着哭腔,把我妈吓了一跳。等她赶过来的时候,我坐在爸爸身边,紧紧地抓着爸爸的胳膊不知所措。

  一看到妈妈,我就忍不住鼻子一酸,哭出了声。妈妈搂着我,揉我的肩膀让我别哭,并问爸爸:“你还认识我不?”

  我爸不做声,妈妈又问了一遍:“你还记得我叫什么吗?”我爸突然就笑了,像听了一个笑话般笑得很开心,我妈冷冷地说:“还没傻透,还记得我。”

  检查结果出来了,我爸得的是痴呆性的脑梗塞,这种病几乎是不可逆的。

  医生说:“你也是医学生,应该知道你爸身体不好,‘三高’全占不说,一个糖尿病病人怎么能这么不注意饮食?他这个病很有可能是喝酒导致的,导致头部血管堵塞……”

  医生给我解释得很清楚,但是我越听越麻木,心里只有一个声音:我爸成痴呆了!他才五十三岁啊,已经变成痴呆老人了,这可是七八十岁的老人才常见的病啊!

  那一刻,我只觉得天塌了。虽然我对我爸没有过多的感情,心里对他还有很深的恨。这一次,他病倒了,就像一座山突如其来的、一瞬间地就那么坍塌了。虽然他从未让我依靠过,可我的心里就是酸楚得不行。他刚住院的那几天,我几乎天天坐在医院的楼梯间哭,因为怕被偶尔过路的人瞧笑话,连哭声都很压抑。

  有时候,我也会想,血脉亲情真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明明我心里恨他恨得要死,他一出事,我却满心里都只剩下同情和悲哀。

  003

  叁

  为了照顾爸爸,我开始在书店、医院两地跑。这样来回折腾,导致我上班经常迟到,自己也越来越疲惫。

  我试着提出要妈妈帮衬点,偶尔代替我送送饭,送过一两次后,我妈便拒绝再帮忙。她说:“我和你爸离婚很久了,我对他再也没有责任和义务,我愿意帮你的忙照顾他几回,只是因为你是我的女儿,我不想看你这么受罪,但我不会真的又重新回到他身边照顾他,你也不能这么要求我,我也要上班啊,我们的生活费,你的学费我都要挣吧!”

  我有些生气,和妈妈冷战了好几天,不,准确的说是我单方面冷战。以前,生活的苦难让我和妈妈无话不说,相互支撑对方,比起母女更像姐妹,可妈妈竟然说出这些话,我一时无法接受,觉得她太绝情。

  过了大概四五天,我身心俱疲地躲在书店里哭的时候,我妈发来一段语音,她絮絮叨叨说了很多。

  ldquo;你爸生病了就要我去照顾,之前他管过我们母女吗?后来我们吃了那么多苦,多么艰辛才熬过来了,而你爸呢?领着固定的工资,才给你400元的生活费,他为我们考虑过吗?”

  ldquo;我以前对他还抱有幻想,可他这些年一成不变的处世态度,我已经放弃了,我也不想再折磨自己了。你不能要求我做的和你一样多,因为你是他的女儿,你没有办法抛下他,可我和他没有关系了!”

  语音到了后面,妈妈的声音已经哽咽,而我也是越听越内疚。

  的确,爸爸是医院中药房的药剂师,一个月工资起码三千多,可是他宁可在外面吃喝玩乐,也不肯为我多出一点生活费,就连每年的生活费都要和妈妈对半。妈妈为此吃尽了苦,她没有文化,只能四处打零工,一旦被辞退,我们就有可能朝不保夕。我每对妈妈多一份怜惜,就对爸爸多一份憎恶。

  话又说回来,我爸爸只有我这么一个女儿,自从他病了后,我只能尽力照顾爸爸。我的心里还是有几分内疚的,自责于对他的漠不关心,才让他病成如今的模样。所以我忙忙碌碌,尽一切可能对他好,就连吃个饭都是我在喂,即使他并没有丧失自理能力,他只是头脑不清楚。

  现在,妈妈的一番话让我无地自容,我是在绑架妈妈替我照顾爸爸。爸爸曾经对我们的伤害那么大,我因为血缘关系可以忽略,可妈妈凭什么呢?我又有什么资格来要求她呢?

  自此,我很少再开口让妈妈帮忙照顾爸爸,但是妈妈却主动开始帮忙,帮忙送饭,熬点营养汤。这是一种妥协,为了我的妥协。

  爸爸在医院住了将近40多天,才到一半的时间,我就撑不住这样高强度的来回跑了。最后,我妈让我去找了爸爸的工资卡和身份证取了钱,然后三餐开始由食堂送,药由护士叮嘱吃。

  解决了三餐的大问题,我身上的担子一下子就减轻了很多,可新的问题接踵而至。

  004

  肆

  我爸在医院输液吃药,待了小半个月后,头脑清醒些了,他不再满足于被关在病房里,开始到处溜达。

  他第一次失踪的时候,接到护士电话,我吓得立刻请假出来沿路搜寻。到了医院,整个护士站都在谈论这件事,管床护士一个劲地说:“都说了要陪护、要陪护,他是痴呆的人啊,丢了怎么办!”

  我反而很冷静:“没事的,他这么大的胚子,不会丢的。”其实,我心里也没底。

  护士长在监控室一遍遍的查监控,可大楼出口的摄像头正好坏了,没能查到出入记录,只能一层一层查楼层监控,我就在医院像个无头苍蝇一样找。

  顶着烈日找了近一个小时无果,我去监控室和护士长一起看监控,却意外地在住院部6楼的楼梯间看到了我爸的身影。

  我等不及电梯,火急火燎地从1楼爬到了5楼,正好碰上下来的爸爸,怒气“噌”的一下顶上了头:“你想干吗?不在病房呆着,出来闲逛什么!你知不知道整个科室都找你找疯了,我也要疯了,你是要急死我吗?你想急死我是不是!”

  大概是我太凶了,爸爸嗫嚅着回答“没有”“没跑出去”这种话。他满脸委屈无助的表情,是我从未见过的,那一刻,我突然好心疼。

  事实上,他现在的智力甚至低于小孩,不会坐电梯又找不到大楼出口,于是在大楼里一层又一层地徘徊,就这么转了一个多小时,都没转出这栋楼。

  尽管爸爸再三保证再也不跑出去了,但我忘了他是痴呆老人,这种承诺他记不住。所以他一次次溜出病房,护士看到了就会劝他回去,好在他生病后性子变得异常温顺,别人说什么他基本不会反驳。

  但更多时候,我总是隔三差五的接到科室的电话:“你爸又跑出去了,你真的要考虑找个陪护啊,不然出事我们负不了责的。”我一般就是嘴上答应,心里叫苦:我家哪有钱请得起护工,我的学费都是自己在赚。

  我妈为了让我安心,也总是说:“你爸这么大个体型,别人不能拿他怎么样的,更何况以他如今的智力也走不出医院。”

  的确,每次都是在医院的各个角落找到他,次数多了,我只觉得心累,心里对爸爸的那些同情和内疚也慢慢在消磨。

  005

  伍

  自从爸爸住院后,我联系了我爸爸唯一的姐姐。我姑妈和三个表姐立刻就开车来了我们家,姑妈坐在病床前一边骂我爸不知收敛,还骂假酒害人,一边抹着眼泪哭。

  我曾经也劝过爸爸要忌口,可他总是回复我:“要死就死吧,这辈子我只要活到60多都够了,活那么久干嘛?”

  三个表姐为我出谋划策,爸爸如今病成这样,他是医院中药房的药剂师,是有编制的,可以寻求单位的帮助。表姐们还上下打量着我说:“你耳环也不要带了,妆也别化了,衣服穿的要朴素,甚至可以穿个夹板拖鞋、提个塑料袋就去院长办公室哭穷,这样你爸的住院费和以后的生活才能有保障。”

  这不就是耍无赖吗?光是听她的描述,我都觉得很丢人。我以前最不屑这样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事,即使我和妈妈最穷的时候,我妈也从不勉强我对别人曲意逢迎。

  大概是我的脸色很难看,姐姐又继续劝:“你该明白你爸爸的情况,估计没什么存款,这些年又是挥霍无度,你再顾及面子的话,你爸就要活不下去了。”

  ldquo;曾听你爸说,你还想读研,我的建议是最好不要读了,早点工作,有工资了,把你爸爸带在身边,不然他这个样子出院后,你难不成真想把他送去养老院?”

  一时间,我心乱如麻。

  回家后,我把这件事跟妈妈说了,妈妈立刻反对:“医学生现在这么难就业,以你如今的学历只能留在我们这个小县城,你不是一直想离开这里吗?我辛辛苦苦供你读书,如今好不容易考上研究生,凭什么她们一句话就断送你的大好前程?都净想着你爸,谁考虑过你?”

  妈妈还反问我:“这些年,他谈不上对你多好,如今却要你来牺牲自己的前程,而且你有想过牺牲自己造成的后果吗?留在这个小城市,工资一个月两三千,到时候一穷二白,还有一个痴呆老父要供养。”

  妈妈声泪俱下:“我辛苦打工养你这么多年,不为了你给我养老,至少将来别和妈妈一样一辈子到处打工,如今还没开始新人生,就又要被拖下水了?”

  妈妈说的问题我没想过,但是她描绘的画面的确让我望而却步。我也反问自己,真的有勇气这么一年、两年、甚至十年,陪着爸爸耗吗?

  答案是否定的。

  在我得出答案的一瞬间,一方面我得到了解脱,另一方面,我内心那点道德伦理的防线狠狠啃噬着我的心,让我觉得自己真是一个自私无比的人。

  006

  陆

  未来的事情,我无法过多考虑,眼前就有一件大事急待解决——医药费问题。

  爸爸住院40多天,扣除医保,还需要交4000多的医药费。从姐姐们提出建议后,我就一直在犹豫,直到爸爸即将出院,这个问题再也无法避免。

  我在家做了好几天的心理暗示,不断暗示自己:丢脸算什么?钱才是大爷!不要犹豫了,这件事你不做就没人做了,想想吧,这是你能为爸爸做的最有意义的事。

  我按照姐姐们的提议,穿着洗旧的破衣服,背着个破包,没有化妆,还用冷水洗脸,尽量让自己看上去苍白点。

  我找到了爸爸单位的院长办公室,没人,又去了书记办公室,一个我不认识的中年男人坐在里面。

  几乎从第一句话起,我就开始发抖。我口齿不清地表明我的身份,说明我的来意,讲到爸爸突然生病的时候,我的泪水几乎是不受控制地流出来。

  那一刻,我心想:还好哭出来了。可是抬眼的那一瞬间,我看到那个书记似乎在笑,我的脸又一下就涨红了。后来发生了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只知道书记要我回家等消息。我麻木顺从地答应了,出门还在一个劲地说“谢谢”。

  回到家,我哭了很久,感觉心里有什么东西塌了,可能是这么多年再怎么辛苦,妈妈也从未让我对别人低过头。连续一周,我又多次去单位找领导,院长、书记、主任……都是一个回答,他们开会讨论,让我回家等消息。

  半个月后,有了答复,医院愿意支援爸爸2000元的补助,我依旧记得当时那个副院长为难的表情:“你爸爸这些年迟到早退,到后来已经用糖尿病的诊断书直接申请病休了,真的也没为院里做很大的贡献,这个钱是医院额外捐赠的……”

  那一刻,我累了,不想争了。我拿过钱,一脸堆笑、感恩戴德地谢谢领导的帮助,然后打电话告诉妈妈,我拿到钱了。电话那头的妈妈一直沉默,恍惚间,我竟听到了一声抽泣。

  此时的爸爸坐在病床上,像个孩子一样回答医生“1+1等于几”的问题,无忧无虑。我忍着鼻酸,心里直骂自己轻贱,2000元啊,就买走了我的尊严。

  这一瞬间,我对爸爸的同情消失殆尽,只有满心的无奈和委屈。他真是毁了我前半辈子不够,还要继续拖累我!

  当时,我的的确确是这么想的。

  007

  柒

  爸爸出院了,他该何去何从?三个表姐一直在问我这个问题,话里话外都是要我留在县城里照顾爸爸。

  我犹豫过、挣扎过,甚至谋划要不要带他去长沙读研。可我再一想到,在大学外面租个房子,800元起步,还有两个人的三餐。我去上课,还要防止他走出去,又不可能天天将他关在屋子里,而且同学要是知道我的爸爸是个痴呆老人,我要怎么办……

  我不断地权衡利弊,不断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后,终于狠下心,决定听从妈妈的安排:将他送进当地最好的养老院,爸爸的工资刚好抵消他的生活支出。

  我送爸爸去养老院的那天,他坐在房间里看着我忙来忙去地收拾衣物。我一出门,他就跟着我,我再三叮嘱他,坐着等我。他顺从了,可是目光还是一直跟着我的身影。

  想想也是可笑,从前那么瞧不上我,如今依靠的只有我。那些狐朋狗友,那些所谓的侄儿、兄弟,又有几个人来关心过他?

  我离开养老院的时候,跟他打招呼:“我走了,过几天再来看你。”他跟着我到门口,彬彬有礼地说:“好,你慢走。”知道他在身后看着我,我不忍回头多看,骑上小电动车就走了。

  爸爸住进养老院没多久,我就开学了。回到学校,我感觉过去无比艰难的两个月就像是梦般不真实,每天上课下课的生活渐渐充实了我的心。

  爸爸经常会给我打电话,每次打过来都是词不达意,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我并不明白他想说什么。只是电话结尾,他一定会问一句:“你在哪呢?”我回答说:“在长沙读书。”

  ldquo;哦哦,你什么时候回来?”

  ldquo;我会尽快的。”其实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每次回到家我都会焦头烂额,导致我有些抗拒回去。

  我知道他想我了,养老中心的主任经常逗我爸爸:“女儿什么时候回来啊?”

  我爸爸总是说:“快了快了。”

  爸爸所在的养老中心是那种开放式的公寓,我爸还是会经常跑出去。有一次半夜十一点,我接到县城派出所的电话,说我爸大半夜在居民区溜达。有居民害怕地报了警,没想到带回去后,发现他的神智似乎有些问题,而他唯一记得的,只有我的电话号码。

  我马上打电话给妈妈,请求她去帮我把爸爸接回来。对着妈妈,我也下意识地说了声“谢谢”。我妈突然说:“我是你妈,不用对我这么客气。”

  我鼻头突然就酸了,挂了电话,我在阳台上发了好久呆,想哭,但眼睛很干涩,哭不出来。

  如今,我隔三差五会回去看爸爸,他的存款和工资,我一分没动。我的学费和生活费,全是我自己打工挣的,而且我也承诺妈妈:以后我读研的所有费用,都不需要她负担,她可以好好重新安排自己的生活。

  表姐们因为我的选择,给我发信息,大意是说她们觉得很寒心,我还是把爸爸送进了养老院。

  我没有办法。我也有自己的人生和生活,那时那刻,我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

  作者:莫佳晴  职业:研究生在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华夏诗文网 » 我抛弃了痴呆爸爸

相关推荐

用时间来忘记你的温柔

万般柔情,刻下流年远影。泼墨心事,为君醉守红尘一梦。那风里故事,早已沦陷成狂。一枚朱砂谁点,不过是一程泣血空盼。---题记   有种思念,开成了一朵花。那爬满了花架的藤蔓,便是那远方,长长的牵挂。只愿这样守你梦里的沉寂,亦或是繁华。落幕时刻,陪你沉淀,盛开时候,陪你芳华。你说自己是一根烟,想你时候

贾平凹:为了房子,人间闹了多少悲剧(深度)

人活在世上需要房子,人死了也需要房子,乡下的要做棺、拱墓,城里的有骨灰盒。其实,人是从泥土里来的,最后又化为泥土,任何形式的房子,生前死后,装什么呢?  有一个字,囚,是人被四周围住了。房子是囚人的,人寻房子,自己把自己囚起来,这有点投案自首。  过去的地主富农,买房买地,现在一般的农民省吃俭用,第

三下乡第一天心得

这是特别的一天,一大早起床,在宿舍小伙伴还在睡觉的时候,我就悄悄带上宿舍门,开启了十二天的三下乡之旅。  从搬行李到上车,历经千辛万苦。颠簸了五个小时的车程,开到山上,有开到山下,终于来到云浮罗定镇罗镜中心小学,三下乡正式拉开帷幕!  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破烂,没想到还有空调,实在是太惊喜了!当然,也有

寒门学子,别让穷人思维限定了你的人生

引导语:正是因为穷,我们才更加需要改变,改变思维,勇敢的去面对。  01.  大学同学和我聊起考证书的事情,说现如今市面上的证书多如牛毛、难以选择。难度不大、考试费用又低的,似乎含金量不是很高;那些含金量高的牛证又太贵,而且通过的难度也太大。  我笑笑说这很合理啊,越好越贵嘛,投入不一样自然收益也不

勇敢、自信,是你们的标志

在7月23日,也就是我们三下乡社会实践进行的第九天,我结束了我的4节英语课。在最后一节英语课上,我为他们准备了一节英语演讲课。从我的第一节课开始,我就和他们说了,对于最后一节的演讲课,我只有唯一一个要求,就是每个人都要上台讲英语讲够1分钟。一开始,我很担心他们有的人会不去准备,或者没有勇气上台,但是

谁陪父亲看电视

引导语:在父爱面前,我们的孝心显得如此苍白。  大哥从城里抱回一台黑白电视机,高兴地对父亲说:“以后,您可以看自己喜欢的京剧了。”  父亲退休不久,母亲离开人世。父亲没有打牌、泡茶馆的爱好,只喜欢成天抱着收音机听京剧。  大哥把电视机放在父亲的房里,每天提前看节目预告,然后全

当你心情不好的时候,打开这个锦囊,找到快乐的源泉!

引导语:人生就像是坐着公车旅行,我们可以不必在乎车会停在哪儿,要在乎的是经过的景色和看这些景色时的心情。  1、即使输掉了一切,也不要输掉微笑。。。。。    2、遇到不想回答的问题,直视对方的眼睛,微笑、沉默。    3、爱情就像乘法,其中一项为零,其结果永远为零。    4、爱笑的女孩子,运气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