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理文章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官场小小说:处置

  内容来源:《检察日报》,作者:阿金,图文综合自网络

  大年初一早上,吴局长匆匆赶去单位。此行是为私事,因为年前给孙子买的礼物落在办公室了,刚刚才想起来。车开到大院门口,吴局长发现没带门禁,不过没关系,过节期间有保安值班,只要按门铃就行。

  门铃响了好几声,里面一点动静没有,打值班室电话也没人接,吴局长有些恼火:这保安脱岗了。他立即给管后勤的陈副局长打电话:“我在局门口,今天值班的保安不在门卫室,你知道吗?”

  十分钟后,陈副局长气喘吁吁跑来,一边用门禁开门一边汇报道:“我刚给保安打电话,他说以为初一不会有人来,就抽空去给他表叔拜年了。”吴局长怒道:“上班时间拜什么年,这是脱岗,一定要严肃处理!”

  两人正说着,一辆黑色轿车停在十米开外,值班保安从车上下来,赶紧跑到吴局长面前解释:“对不起局长,我以为今天没人来,就抽空去给表叔拜年。”吴局长有些心不在焉,目光一直追随着拐弯远去的轿车。

  节后上班,吴局长对值班保安脱岗的事只字不提。陈副局长找机会请示:“那个脱岗的保安,您看是不是马上开除?”吴局长说:“这几天我认真考虑了,人家是去敬老,又没出什么事,不必小题大做。”陈副局长愣了愣,吴局长又说:“老陈啊,你看能不能不让他干保安了,安排一个更好的位置?”

  那名保安被提拔当了食堂管理员。吴局长听了汇报很满意,陈副局长趁他心情好,问道:“咱们为什么这样做?”吴局长意味深长地说:“那天送他的车是江副县长的,我记得车号的。”

  这天,吴局长向江副县长汇报工作。完事闲聊,吴局长提到大年初一江副县长送保安回来的事,问他和保安是什么亲戚。江副县长回答:“没啥亲戚,我看他着急回单位,就捎他一下。”

  吴局长想处置新任食堂管理员,又怕江副县长是故意隐瞒亲戚关系,便将当事人找来。“江副县长是你表叔吗?”对方摇头。“那你为啥坐他的车?”“是在表叔家拜年碰上的,他看我着急就说送我。”

  吴局长突然灵机一动,“那你表叔是谁?”

  “是县委冯书记。”

  说了一堆鼓励的话,请人离开后,吴局长摸了摸额头,触手竟有些潮湿。

转载请注明出处华夏诗文网 » 官场小小说:处置

相关推荐

台湾“土改”的前前后后的读后感10篇

《台湾“土改”的前前后后》是一本由黄俊杰著作,九州出版社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32.00元,页数:242,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台湾“土改”的前前后后》读后感(一):告诉你台湾“土改”的真相  不论从任何角度来看,对于光复后台湾地区发展经验的研   究,

有心无力的名言_关于有心无力的名言

●不过此时却并非深究这些事情的时候,他扫过四方,估量了形势,道:“墨子袖势必会阻挠我,你记着,不要与任何人硬碰。” 最后他说:“能逃就逃。” 能逃就逃。 千雪从他的眸光中,看到了无奈。 没有人可以无敌。即便这个人是名冠六界至今无人可敌的重华。曾为救千音,失了半身修为,之后又一次次受伤,纵然他表面掩饰

心心交流

今天早上有一个活动,是弘扬五四精神的。因为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五四运动100周年。所以,我们昨天的日常例会就说了一下明天弘扬五四精神的场地和排练了一下宣誓。为了布置场地,昨晚共建组的小伙伴们很晚才回去休息,今天早上他们也6点钟起来工作。我们用气球绑住围成一个一百的数字,周围挂着我们出发前画的海

7月20日支教组刘文辉心得

2019年7月20日,是我们下乡的第六天,其实我在来下乡之前,以为下乡的生活会很辛苦,因为了解过下乡基地周围的环境。一般三下乡都会选择较落后的地区,将我们的科学、文化、卫生传授给他们。另外,也听师兄师姐们说过他们下乡的经历,整个下乡过程不是那么容易,还是很考验人的方方面面。真正来到这里生活了几天后,

我心中的英雄

我从小就有个英雄梦,每天渴望着当一个拯救世界的英雄,在这一天我也遇到个英雄,她虽然不能拯救世界但是却能在我有困难时拯救我。  记得那次我要参加市区内的“朗诵比赛”本已经准备妥当,但是厄运天使偏偏这时降临在我头上—比赛服装竟忘带了,眼看比赛即将开始,我这服装还没换。

“依米花”社会实践队心得之感恩乡遇

春风拂动化冰雪,凡人善举暖人心。在这个酷暑,我们依米花社会实践队怀着“感恩教育”的信念来到了黄坡镇林屋小学下乡。在这里,我们进行了支教、调研、宣传贷款知识等一系列活动。即使气温很高,但总是有缕缕清风拂在我们脸上,吹到我们的心里。在这里,我们洒出的是汗水,收获的是来自校领导和小朋友们在日常生活中带给我

我是谁,谁是我

满车的欢声笑语,在文化圣城曲阜的老路间四处探望着,满心的期待已久,在老旧的小车内左右摇摆着,满天的守候,在一个叫缀满期盼的孔子学苑,等待了不知道多久的岁月风华。   2015年1月17日,这一日终于到来了。或许是等的太久了,那段铺满着祖祖辈辈辛劳和欢笑的一公里土路也开始变得焦躁不安起来。迎着西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