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理文章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经典小小说:病危

  1

  明白孩子们要谈什么,是那些她必须接受的事实,虽然大夫也暗示过,但她还是不愿意相信,更不愿意那样做。

  丈夫病危,70多岁的他如何治疗是个值得“研究”的事情。自己老了,即使不老,家里的决策也基本没有参与过。如果丈夫身健,她根本不用操心家事大小的决断。她这一生,有一个可靠的丈夫,他是个普通的铁路工人,绝对也是个好男人,做事果断、硬朗,很少因为自己的事麻烦别人。在单位是多年的先进工作者,有时为孩子在老师面前被批得脸红,回到家就笑哈哈了。

  如今他躺在病床上,不省人事20多天,家里的大事小情不得不由孩子们决定。她还在等待,甚至可以说对孩子们可能决策的结果十分明了,谁让她是他们的娘呢?

  女儿扶她到医院的一个会议室,偌大的圆桌及数十把椅子,仅他们四人,她呆呆地望着三个孩子。

  2

  大儿子犹豫了些时间,还是先开了口。说话前,他一次次清嗓子、抿嘴唇,她知道,这是他紧张的表现,从小到大,都改不了。不管说了多少话,多么艰难地开口,怎么绕来绕去,但结果都那样,他同意并支持医生的建议,放弃治疗:“毕竟爸这么大年纪,动大手术抢救,而且不是一次手术,其结果不一定尽如人意,又耗费不少钱财,关键有可能人财两空。老人体弱,也不一定能承受得了手术……总之,既然救治意义不大,不如让爸安静地走,少受点儿罪。”克制着表达完这些,他蹲在地上两手抚脸痛哭。那哭声呜呜呜,真是很心痛很心痛,很无助很无助,很不得已很不得已。他是长子,跟她一起的年月最长。她看着他长大,上大学、工作、结婚生子。她太了解他了,爸生病的这些日子,他顾小家顾大家,有时一夜一夜守在病床前,缺少睡眠的他两眼常常通红,像刚刚哭过。应该说,他是个孝顺的孩子。

  目光移向女儿,一向爱笑的女儿早满脸泪。没说什么,迎接她的目光,女儿慢慢地点点头。那瘦削、苍白的脸,那重似千钧的头,点了那几下,似乎用尽了全身气力,她扑到桌面抽泣起来,两肩剧烈地抖动,兼有浓重的鼻音,几近哽咽。她是爸的掌上明珠,自小到大,爸没动过她一指头,也不允许哥哥弟弟说她一个不好。有时被她气蒙了,爸的手高高地举起,从她脸前划过,却落到他自己脸上或大腿面……送她出嫁,爸把自己关在屋里哭了一天。回门时,他对女婿说:“要对她好,一定要对她好,有一天她为你生了女儿,你就会明白爸对女儿的感情。”从她出生那天起,他就心疼地想到她未来必将出门,他珍惜跟她一起的分分秒秒。

  小儿子一直病蔫蔫的,身体打小不好,爸三天两头骑自行车带他看病,有时还到乡下找那些传说中的老中医。生他时,难产,医生问保大人还是孩子,爸一口咬定,大人小孩都保,这才有了小儿子的小命。出生两个月,小儿子几度遇险,有一次医生说:“已没心跳,没法救了。”爸一个大男人跪在医生面前哭喊:“再救救吧,再救救吧!”出人意料的是,回到急救室的医生不久伸出头来说:“活了……”爸一直小心地呵护着他,像对待玻璃人。她望着小儿子有些酱紫的脸,那是他标准的发急时的表情。他一张嘴有些吵架的味道说:“妈,我本来不同意,可大哥、二姐他们……我听他们的,也听爸的……”他低下头抠着手指头。他想解释,但口拙没说什么,这样一个环境下,唯他没有哭。

  3

  其实早在丈夫此番病危之前,就曾给她说过,如果他病重,别给孩子们添麻烦,可以省下钱来,让孩子们孝敬她。

  会议室里,听着儿女的哭声,她咽了一口唾液,喉部极度干痛,然后抹了一把泪,果断地说:“孩子们,既然大家意见一致,就不哭了,就这样办。如果你爸听到,肯定也认可这意见。”

  三个孩子望着她先是一愣,短暂停顿后,大家再次禁不住痛哭。

  几分钟后,她冷静地说,即便如此,至少让她跟他们的爸、她的男人再一起待最后一天。明天上午,孩子们各带家人来与老人告别……两人一起生活了几十年,这最后一天,她要独自留下来跟他说说话,像两人刚成家,仅仅他两人,还没一个孩子。

  双眼通红的大儿子、二女儿同时点头,小儿子望着她不语。他们后来在医院门口商量,还是轮留守在楼下,以便妈有事随叫随到。

  次日,他们一起来到重症监护室,爸竟然不在,妈也不在。难道转病房了?三人急急找医生找护士,才知是妈昨晚12点多安排车把爸接走了,说是接回家,不治了。

  4

  啊?

  报警了,在报纸、电视、广播上一次次发寻人启事。从那一日起,开始漫长地寻找两位老人。

  尔后,每逢父亲节,他们的孩子向他们问候父亲节快乐时,他们常常互通电话,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如果爸还在世,多好啊!可妈在哪儿呀?”

  一年又一年过去。

  2018年端午节前夕再次迎来父亲节。大哥把妹妹和弟弟约在一起,三家人围桌吃饭。刚举起酒杯,姊妹仨突然不约而同地哭了,几个孩子举起筷子停在半空不敢伸向菜盘,望着父母面面相觑……

转载请注明出处华夏诗文网 » 经典小小说:病危

分享:

相关推荐

你可以不聪明,但一定要大气

阅读(3)评论()

做人智商高不高没关系,情商高不高也问题不大,但做人的格局一定要大,说白了,你可以不聪明,也可以不懂交际,但一定要大气。  如果一点点挫折就让你爬不起来,如果一两句坏话、就让你不能释怀,如果动不动就讨厌人,憎恨人,那格局就太小了。  做人有多大气,就会有多成功。因为胸怀,才是成功者的标志。记住一句话:

你介意女友和别人同居过吗?

阅读(2)评论()

一个男生读者问我:“假如你是男生,你介意你的女友曾经和别人同居过吗?”  我想了想,说:不介意,每个人都有过去,当初选择同居一定也是爱对方,选择分开也一定有所原因,怎么可能因为曾经的过往,而干扰现在的幸福。  这位读者发了一个大笑的表情,继而回答说:你不是男生,你不懂,事实上

张铁志 | 比人类所有恶加起来更可怕的是什么

阅读(3)评论()

艾希曼在临终一刻,似乎总结出我们在人类漫长罪恶史中所学到的教训——邪恶的平庸性才是最可怕、最无法言喻、又难以理解的恶。在政治中,服从就等於支持。  比人类所有恶加起来更可怕的是什么  文/张铁志  纳粹军官色的阿道夫·艾希曼将上百万的犹太人送上朝向死亡的列车。 

《岭南师范学院“梦·相随”文化支教社会实践队 面对挫折 克服困

阅读(2)评论()

面对挫折 克服苦难  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岭南师范学院“梦·相随”文化支教社会实践队在秀观小学的三下乡活动已经准备过半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经历了很多,学习了很多,收获了很多,并且下乡活动还有一段路需要我们走。  下乡活动,并不是一条十分简单和平坦的道路。在

合欢隔着旧光阴

阅读(3)评论()

合欢隔着旧光阴   杨召坤   最早知道合欢树是看了史铁生那篇家喻户晓的散文《合欢树》。那时就一直以为合欢是史铁生的树,就像撒哈拉属于三毛,上海属于张爱玲,每一个作家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种事物,那是命中注定的结合。后来,看了雪小禅关于合欢的文字,便从此断定合欢是属于这个女子的。合欢与雪小禅是此生注定

好读|弱者强大

阅读(3)评论()

在我生命中,曾有一位特殊的人,我的哥哥奥利弗。生前,他卧床将近33年,他一直都在他房间的那个角落,一直都在那个窗下,一直都在黄色的墙壁边。奥利弗目不能视、口不能语,双腿也萎缩了。他全身无力,哪怕是抬头都有困难,更没有学习能力。  1946年10月的一天,当时妈妈怀着她的次子奥利弗,由于火炉煤气泄漏,

龙应台:妈妈老了

阅读(2)评论()

二十岁的时候,我们的妈妈们五十岁。我们是怎么谈她们的?  我和家萱在一个浴足馆按摩,并排懒坐,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一面落地大窗,外面看不进来,我们却可以把过路的人看个清楚。这是上海,这是衡山路。每─个亚洲城市都曾经有过这么一条路──餐厅特别时髦,酒吧特别昂贵,时装店冷气极强、灯光特别亮,墙上的海报一

上行下效 | 讽刺幽默

阅读(1)评论()

赵民是小超市老板,店对面就是工商局。这天,儿子当当放学回来后,赵民让他在收银台旁的柜子上做作业。不久,来了一个男性顾客,说要买一包“中华”,问多少钱。赵民说45元。见对方没有异议,便将烟递了过去。不一会儿,又来了一个四五十岁的男子。赵民见了,忙热情地打招呼,然后微笑着递上一包“中华”香烟。那男子面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