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美文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她说,他说,他们说

  1.

  看到面朝阳光写了她遇到的一生也难忘的好老师,真是感人哪。求学路上遇到好老师,也是福分加运气。怎么说呢,老师与学生的相遇,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遇上了,当然是幸事,实则还要看彼此的造化;遇不上,莫强求,也许好老师正在修炼的途中,遇上时,还差点火候。这样想了,遇到什么样的老师都是冥冥之中的机缘与注定。

  我试图回忆我印象深刻的老师,原希望自己在梳理时会是从读师范往前倒推(师范时毕竟是个岁数不小的少女了,记忆也会更多理性与深刻),没料到,怎么想怎么推都是自己的小学老师,一个个在我眼前晃来晃去,好像还是昨天的事儿。我对儿时的记忆总是比“长大”后更深刻,我很早就记事了,这样的记忆思维,是怎么回事呢?我不太明白。作罢,我只好顺从自己的记忆,从小学开始记录我所遇到的印象深刻的老师以及自己读书时的经历。希望我真没辜负他们当初对我的教导与希望,我是个四十岁后才开始说真话的人。(以前也说真话,但为了面子,还是偶尔会有所隐瞒,避重就轻,原谅我的不诚实。生性弱小的人,总是要长得足够大后,才有说真话的底气与勇气。也许再不说,就没机会了。)

  2.

  读小学一年级时,大概学校教室不够用,故我的班级在学校的最南侧,独立一间。千万不要以为是学校最好的教室,进去了才知道是一间高压配电间的房子,一分为二,东侧是配电间;西侧是我们一年级孩子的教室。那时,根本不懂什么是危险与不危险,反正有个房子给我们做教室就很知足了。二三十个孩子挤在一间不大的房子里,进进出出上个厕所都很困难,但同学们都不以为然,因为什么都不知道。印象里,上课安静的时候,我们会听到隔壁房子里“吱吱吱”的电流声,但大家听习惯了,真也不受什么干扰。

  那时,教我们的老师是三十岁左右的张老师,皮肤白白静静,短发,偏高。她教我们语文、数学,好像包班教学,一天到晚带着我们。她很凶,不笑的时候特别凶。她发火的时候,会捂住自己的胸口,咳个不停,有时还口吐白沫,我们后来才知道她患很严重的哮喘,发病厉害时还会昏厥。我和我的同学怕她是有原因的,她一生气,就会拉我们的耳朵。只要是做错题、读错拼音,或者犯错误,一不留神她就揪住同学的耳朵,一边拉一边说:“怎么这么笨啊,怎么这么笨啊?”有时,还拉着同学的耳朵往墙上撞,“嘭嘭嘭”的声音吓得我们头也不敢抬一下,低着头不出声,好像大家都错了。

  一到二年级,都是张老师教。我最担心最害怕的就是被张老师拉耳朵。我自己很努力,也很争气,两年时间,我都没有被张老师拉过耳朵。估计全班没有几个孩子和我一样幸运。至今,我还能想起同学站在讲台前,张老师手一动,同学便会条件发射,举起双手护住耳朵。这样的情形现在回想起来,会觉好笑,但对于当时那么小的一个孩子来说,无疑是灾难性的事件。回想起来,我一直很奇怪:张老师读的拼音都不够标准,我居然把拼音学得标标准准(不是吹,我可以做小学语文老师);张老师普通话都不够标准,我居然普通话测试超过了很多语文老师。这是否意味着:老师本身的知识水平并不能阻碍学生的学习能力与纠错能力?这是值得回味的。

  不过,话说回来,张老师并非一无是处,她对我这样的乖孩子还是很好的。如果说她留给我什么触动,那就是在我浑然不知“好学生”是什么概念时,第一学期我就被评上了“三好生”,这样的触动与鼓励对我来说很关键的:此刻,我才认识到我是好孩子。那次过后,我好像一下“长大”了很多,我常常依照“好学生”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比如上课不随便讲话、作业及时完成并且字迹端正,课余时间还帮助同学补习功课……哎呀,说真的,只要被老师表扬一句,我乐意做很多很多。你看,低年级的孩子多容易被启蒙啊。

  3.

  三年级后,来了一个男老师,三十来岁,我对他几乎没什么印象。不知因为什么原因,男老师中途不教了,又来了一位年轻的男老师,虽然没多长时间,可我对他还颇有印象。他,黑黑的,不胖不瘦,中等身材,刚从学校毕业,是来代课的。三年级那会,小女生已经会开始观察年轻的男老师了。他其实长得不帅,但穿着比较特别,用现在的话来形容是时尚:白色的喇叭裤,小奔头,红色的汗衫。这样的男老师走进课堂,是很容易抓眼球的。他教得怎么样,我全忘了。但看他在课堂春风得意的样子,我依然清楚记得。

  有一回,他教我们认钟表。结果,作业时我错了又错,订正了又订正。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错了改,改了错。三次来回后,我急得越发糊涂,搞不懂就是搞不懂。天哪,像走入了死胡同,急得想哭。最后一次去他办公室的时候,他带着暗讽说:“这么聪明的小姑娘,今天临时短路了。”

  今天想来,搞不明白有两个原因:一是的确没有认钟表的直观感受,故靠主观的猜想是肯定不能解决数学问题的;第二,老师的白色喇叭裤太招摇,他在教室里晃来晃去一定影响孩子听课。这个男老师不久后就消失了,原因是原来的班主任又回来了,这也算是一段有趣的插曲吧。

  4.

  四、五年级的时候,教我语文的是许老师,也是我们班主任。许老师是镇上来的老师,每天她都会骑着自行车来到我们这所村小,车上叮叮当当还备着她的午餐。不知怎的,那时我就很羡慕城里来的老师或镇上来的老师,觉得她们的生活一定比我们乡下要好很多。

  因为我写的作文比较好,许老师会在语文课堂上大声读我的文章,我的小心脏啊,怦怦直跳。我向来害怕老师在众人面前表扬我,但我内心又极度渴望老师表扬我,这样的矛盾这样的期待。

  小学阶段,我还是比较喜欢许老师的。因为读了四年级后,我才发现她比其他老师更善于引导,比如引导我们看课外书,她说:一个爱看书的孩子一定不会太差劲。她引导我们学写书法,在教室里开辟了学习园地,展示优秀作文、优秀书法、优秀作业。她引导我们参与社会实践,比如给结对学校的孩子写信,与张海迪姐姐通信,帮我们向报社投稿,在学校操场周围开辟菜地等等。那时,我慢慢开始对我的学校及我的老师产生了感情。我觉得,我的学校虽然很破很旧,但也很美:教室门前有一排法国梧桐,听课的时候,梧桐叶沙沙作响,非常优美;我会在梧桐树环绕的旗杆下升国旗,每次升旗的速度与国歌结束吻合,我暗暗高兴;我们的操场虽然坑坑洼洼,但不影响我和小伙伴跳牛皮筋;我们的校园没有其它风景,但东侧的菜园就是我们的最爱……

  许老师对我们要求很严,她很少表扬我们。每次考试结束,她总会说:“你们啊,和我前一届学生比起来,真是差远了。”开始真以为我们不够好,让许老师如此失望。听多了,我就跑去问我二姐:“姐,许老师教你们的时候,会怎么说你们呀?”二姐说:“许老师会说:‘你们啊,和我前一届学生比起来,真是差远了’。”再问高几届的玉良班长,他也这样说。看来,不是我们不够好,而是许老师有了习惯性的口头禅评价,也许她想用这这种方式来刺激我们学得更好吧?其实,我们已经够努力了。后来事实证明,我们这届孩子的确不错。

  5.

  “怎么这么笨啊?”“这么聪明的孩子,今天临时短路。”“你们啊,和我前一届学生比起来,真是差远了。”印象深刻的三句话,回忆起来,总觉得缺少了一点甜的味道。我是个在不多表扬声里默默长大的孩子,所以身上的确缺少了点什么。

转载请注明出处华夏诗文网 » 她说,他说,他们说

相关推荐

再见六云,那最美的云彩

下乡的时间流逝得没有那么快,但还是一天一天地过去了。一个差不多准备了一个学期的活动,就这样在这十天里结束了,回想一下虽然觉得有点不真实,但感叹之余,更多的是对这次能够带领队伍一起进行这么有意义的社会实践活动而感到荣幸和高兴。  我们的基地小学就建在茂名信宜的一个小山村里,这是一个在地图上也搜不到的小

本有机会拥有金龟婿,我却一时冲动踢开了自己想要的幸福

引导语:我为他改变了自己,可最终却还是没能留住他。  讲述人:小豆(化名) 26岁  A很幸运,有一个富二代追求我  我想给你讲述我的故事,只为向你索取一碗鸡汤——滋养心灵的鸡汤。或者,一个答案。  我失恋了,可这次却和普通的失恋不一样,我不知道这究竟算不算得上失恋。和以前的

杠杠的动手能力,浓浓的师生情意

今天中午,我们进行了四年级的美食小能手活动。相对于之前的低年级同学,四年级的同学都是很听话、讲纪律,班长都在帮我们维持纪律。而且动手能力真的是超级棒!   我们把同学分成了四组,每组一位老师来教小朋友包饺子。四年级的同学基本每一个都是非常听话的,每一个人都十分认真。虽然一开始,他们不太会包饺子,但

南怀瑾:一德,二命,三风水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每个人都想拥有好的人生,到底是什么因素在决定着我们的一生呢?  南怀瑾先生在《易经系传别讲》中说:“我们中国人是‘一德、二命、三风水’。  懂了这些以后,便不要看风水了,一切都要靠自己努力才行。”其实“一德、二命、三风水”这也是古人对人生际遇原因的精辟概括。意思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