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美文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赢在终点——《给孩子无限可能》读后感

作者刘泽见

一口气读完了《给学生无限可能——细说美国教育》一书,合上书本,“赢在起点”与“赢在终点”这个问题让我印象深刻。

赢在终点——《给孩子无限可能》读后感

中美教育的根本教育哲学在于“赢在起点”与“赢在终点”的问题。从提法就可以看出美国的“赢在终点”更符合教育的发展。在中国从小学生开始就拼命冲刺,尤其是重点学校。小学累,初中累,高中累,冲过独木桥,进入大学,大多学生在学习方面就放松了,混过大学,茫然进入社会,发现自己不能适应社会。找工作高不成低不就,眼高手低,专业不对口。找一份工作,从头再开始学习。这样很可能大多学生,在中小学该长身体时,智力还不是巅峰时,拼命学习,不断伤害身体,影响身体发育,不断累积对学习的煎熬与挣扎;在身体和智力巅峰时期的大学时期,更多的却在交际,玩耍,浪费光阴。美国教育在小学时代因为师资的问题,及本身教育哲学的问题,他们更多的注重孩子们的身心发展健康,让孩子们在掌握一点基础知识的前提下,根据自己的意愿发展更多的能力。在一般公立初中的学生任务也不重,他们信奉的是社会也需要一批能拧螺丝钉的人,不必每个学生都培养成精英。在高中阶段,学生身体发育已经基本完成的情况下,针对自己要考取的大学,有针对性的选修学分,不同的大学努力程度是不一样的。这个时候考取好大学,不比我们的高中生轻松。因为他们在高中阶段已经可以先选修大学的预科学习。当然进了大学要想毕业更需努力修够学分。所以美国的大学生学习更努力。学到的东西更实用,再加上美国的教育更注重动手和实践能力,所以美国大学生毕业后能更好地适应社会。

中美教育的不同点,在于对教育不同阶段的重视程度不一样。我们从小重视分数,强调基础知识的扎实,因为这些是进一步研究的基础。可是我们的高中教育和大学教育没有跟上。中美教育的差距在高中阶段拉开的。

这样一比较,美国提倡的“赢在终点”更符合教育的规律。

转载请注明出处华夏诗文网 » 赢在终点——《给孩子无限可能》读后感

相关推荐

心画的读后感10篇

《心画》是一本由[美] 卜寿珊(Susan Bush)著作,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精装图书,本书定价:58.00元,页数:332,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心画》读后感(一):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心画---中国文人画五百年》是较为期待的一本书,甫一出版,便迫不

红烧茄子盖饭

有时候,我会想,自己二十二岁了,二十多年,说起来很长,可是,转身回望,好像就在一瞬间……   有时候,我也会想,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是上天注定,还是命定巧合……   有时候,我更会想,每一次与亲人、朋友的离别,是有缘再见,还是缘尽于此……   也只有这时候,在校门外的“香格里拉饭店”喊上一份“红烧

实现不了的承诺最伤人:我还在傻傻等待

引导语:两个人的感情,可以很随意,谈到婚姻,就是两个家庭的事情了。  承诺总是那么美好,让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坚定不移地相信,近乎信仰。然而,一旦时间的洪流冲毁了这份希望,承诺在顷刻间不攻自破,我们又会嗤笑自己的愚蠢和那份承诺的虚伪……  我曾经很信赖男友王鹏,只要他说什么,

慕城 掌心爱人

生命本就是一种奇迹,而人生就像划过天边的彩虹,每一笔色彩都不是偶然相遇,有了四季才看得到红花硕果,有了别离才会懂得且行且惜,没有晚来的相逢,也没有过期的问候,只有一份执念让你咫尺天涯--题记   是谁把伤刻在未来的光景、日渐清晰、是谁把你落在染指年华、深伤久遂、是谁在深夜把你又轻轻想起,才发现身旁

如果在天堂遇见你,你还记不记得我是谁?

如果在天堂遇见你,你还记不记得我是谁?如果在天堂遇见你,你是否还像过去?我必需坚强,但我做不到,我不属于这儿,我只属于你。如果在天堂遇见你,你会不会紧握我的手?如果在天堂遇见你,你会不会帮助我坚强?我要寻找从黑夜到白昼的路,因为我知道我要找到你。请带我走吧,我相信天堂里定会有安宁。请带我走吧,我知道

罐子里的笑话

引导语:很凄凉很感人的爱情故事,每个恋人离开对方的时候或许都会给对方留下一点回忆吧。  奥莉薇和我有一个饼干罐。它大约1加仑大小,是我们结婚那年的一件圣诞礼物。奥莉薇提议吃完饼干后留下它来装笑话,无论是谁看到一个有趣的笑话,就把它写到一张纸条上,折好,放进罐子里。遇到哪天情绪低落、消极或者生气,或者

不要总是哭哭啼啼的谈恋爱

引导语:爱情里更多的是开心和幸福,如果泪水多于笑容,还是离开的好。  1.  不要总是哭哭啼啼的谈恋爱。  这句话一直被我用来当做人生的座右铭。  之前一直感觉这个想法挺伟大的,可说出来忽然感觉自己挺没出息的。  人家的座右铭一般都很洗脑,很鸡汤,很营养,起码也是“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r

一杯雅卡玛如斯酒

引导语:一个诚实的人,一个勤俭持家的男人,同时是一个具有创意的人。  普舍梅克·巴施蒂希去世了。他的名字若被说出来,恐怕没有几个人听过。斯特拉施尼采火葬场里,前来告别的,只有稀稀拉拉几位死者生前的工友。幸亏巴施蒂希的五个孩子赫然端坐于第一排,才使得告别大厅不至于显得那么冷清。  三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