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文章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故事 | 连理枝

  大红的喜字在烛火的映照下闪着灼灼的光,洞房外一片欢声笑语。洞房里只有一位身着凤冠霞帔的女子,门外的说笑声越来越大。那女子似乎是再也无法忍受了,猛地掀开了红盖头,露出一张清丽的脸,但她却满脸悲痛,泪水混着胭脂,一片触目惊心的红。

  ldquo;世上常有参天树,几人得见连理枝。什么连理枝,这就是祸根苗啊,爹,你怎么就不明白呢……”她中喃喃,神情恍惚,似哭似笑,忽然她起身一把推倒桌上的红烛,火焰点燃了桌布,顺着红锦地衣肆意蔓延开来,而新娘却只是静静的看着,火焰的红一点点将喜堂的红色吞噬……

  01

  货郎

  ldquo;咚咚咚”货郎摇了摇手里的拨浪鼓,他见这座镇子也不算小,但却人烟稀薄,市面冷清。

  已经是夕阳西下,落日余晖下街上只有三两行人匆匆而过。他估计着今日应该是没有什么生意了,便将拨浪鼓收起,挑起货郎担,来到一处小饭馆歇脚。

  货郎向小二要了一壶茶,一碗五香豆,小二一听不禁笑了,道:“客官,既然点了下酒菜,便尝尝小店的九酿春,南来北往的客人尝了都说好。”

  货郎抬头望着小二,叹了口气“我季某人平生最好喝酒,可惜三年前因喝酒误了事,于是便发誓此生是滴酒不沾了。”小二听了,便也不再劝,自去后厨张罗了。

  夕阳敛尽最后一抹余晖,小二送上吃食,店里上了灯。

  店里只有货郎一个坐在窗边喝茶吃豆,小二将桌椅板凳归置好,无事可做,凑到货郎跟前,问道:“敢问客官是从何而来啊?”,货郎啜了一口茶,答道:“杭州。”“哎呀,那可是好地方啊”小二赞叹:“怪不得客官长的这么俊。”货郎笑了笑没有说话。

  小二又寒暄了几句,随后看似不经意的问道:“敢问您这担子里可有烧伤药?”货郎点头道:“季某人主要买些针线绣布,胭脂水粉,若要寻药还应往药店才是。”

  小二神色一黯,随即又装作若无其事道:“嗨,对啊,你看我这脑子……”“可说来也巧,季某这次去小山村,刚好收到一批药材,听说治疗烧伤极佳。”

  小二听了,面色大变,忽然,他扑通一声跪下了,“求季神仙救救我朋友吧。”

  货郎吃了一惊,忙扶起他,道:“这可当不起,我就一个凡夫俗子,不是什么神仙。”

  小二却不愿意起来:“早听说杭州有个神仙,扮作货郎模样,云游四海,治病救人,惩恶扬善,我开始不信,想不到今天真的遇上了。”

  货郎叹了口气,问:“你怎么知道我就是呢?”那小二却笑道:“我也不知道,但现在既然您这么说了,便一定是了。”

  季货郎没想自己居然被这个看上去没什么脑子的小二给诈了。

  但是,自己也不算吃亏,刚刚腰间的拨浪鼓微微一动,说明眼前的小二身上正好就有自己苦苦寻找的东西。

  小二打了烊,提着灯笼,将货郎带到了一座破庙前,在破庙里,货郎看见一个严重烧伤的人,面目已经看不出什么了,看身形似乎是个女子,身上的衣服虽然已经烧焦,连在皮肤上,但依旧可以看出那是一件嫁衣。

  货郎查看了女子的情况,不禁皱起眉,问一旁的小二:“她是谁?发生了什么。”

  小二却咬着嘴唇,只是说:“您先救人,救好我自然会说。”

  货郎面上一寒,自己最讨厌被胁迫,但是却又不得不接受这胁迫。

  他打开货郎担,取出一颗个小瓷瓶,从里面倒出一枚红色药丸,递给小二:“把这个喂她吃下就好了。”

  小二连忙将药喂那女子吃下,看着她身上的烧伤一点点的恢复,他放心了。

  小二对货郎说:“我们出来说,让月儿好好休息吧。”

  02

  连理镇

  我们这个小镇以前有个名字叫迎官渡,这儿是想进京的地方官员的必经之路。可后来腾家大院长出了连理枝,慕名而来看的人很多,后来,人们索性就把镇名改了,叫连理镇。

  腾家祖上原本是我们这儿的望族,可是到了现在这一代,已经衰落得不行了。腾家以前是书香门第,但到了这一代,腾家已经没有钱供两个儿子读书了,只好让老大给屠夫当了学徒,一家人供老二读书,这老二一举考了秀才,于是去省城住了,可考了十几年也没能中举。家财耗尽,只好灰溜溜的回来,还住在腾家老宅里。

  又过了几年,腾家老二生了个儿子,叫腾云逸,又过了一年,腾家老大生了个女儿,叫腾月儿。两家人家同住腾家老宅,两个孩子从小玩到大,虽不是亲兄妹,胜似亲兄妹。

  从那时,从两家之间的颓墙上,各自长出了一棵小树苗。

  也许是冥冥之中的天意吧,那两棵树居然慢慢缠成了一棵树,两个孩子也越来越大了,各自心里也就有了说不出口的情愫。

  终于有一日他们偷偷想相见被腾老大撞见了,腾家老大是个暴脾气,不但骂了女儿一顿,还抄起扫把打了侄子一顿,那腾云逸本来就体弱,这一惊一吓,几乎送了半条命。从此两家人便老死不相往来了。

  今年六月,有个大官进京述职路过本镇,偏偏被一场大雨阻住了行程。他听说腾家有棵连理枝,便去腾家看。谁知,一眼相中腾月儿,要腾月儿做他小妾。

  腾月儿定然是不肯的,可是腾家老大硬逼着腾月儿应了亲事。

  腾云逸万般无奈却也无计可施,只能借酒消愁,就在滕月儿出嫁的那天,他便投湖了。腾家老二就这么一个儿子,却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不到半年也去了。

  那官员述职完毕,前来迎娶腾月儿,婚礼当天可热闹了,镇上的大小人物都来了。

  但是,腾月儿满腔悲愤,便打翻了烛台,将好好的喜堂化作火海。

  当时,宾客如云,都有些醉醺醺的了,这火烧起来又快,烧死烧伤不少人。

  货郎听了,若有所思,他问小二:“那么,你为何要从火海就出这腾月儿呢?”

  小二低下了头,擦了擦眼睛:“五年前,我失足落水,是腾云逸救了我一命。”

  ldquo;所以,为了报恩,你就不惜一切救活他所爱之人。”

  小二点了点头,货郎不禁笑了,也许眼前的男子还没有意识到,他对腾月儿的关心似乎远远比报答腾云逸的救命之恩要深呢。

  货郎收拾好货担。推开庙门,看了一眼腾月儿,烧伤依旧,已经没有了呼吸。他刚刚只是使了个幻术罢了,说到底,他并不是神仙啊。

  03

  本是同根生

  货郎挑着担,腾云驾雾,来到东海之滨,他要去见一个人,将一路见闻告诉她。这并不是他心甘情愿的,一切都是为了赎罪,他三年前犯下的大错。

  他本是一只苦心修行的狐精,三年前终于修成正果,位列仙班,那一日他在仙界一时兴起,喝多了。回山时,遇见了东海龙王的私生女墨蛟,两人交手,不分上下,偏偏他有意卖弄新习得的仙术,召天雷斩断了墨蛟的爪子。

  结果,老龙王一状告上天庭,他被削除仙籍,勒令向墨蛟赔罪。

  谁知这墨蛟平生最爱游历山水,听人间故事,于是,他只好四处游山玩水,将听到的故事一一告诉墨蛟。

  故事讲完了,那慵懒的卧在美人榻上的女子却只是摇了摇头,道:“蠢狐狸,都三年了,你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他冷了脸:“我知道的就是这样。”

  女子忽然笑了,手指一勾,狐狸腰间的拨浪鼓就飞到了她手中,她摘下了拨浪鼓的珠子,轻轻吹了口气,居然是两颗眼珠。

  狐狸明白了,脸色更难看了:“你都看到了,还问我做什么?”

  墨蛟轻叹一口气:“你就不想知道,真正的连理枝究竟是怎么回事?”

  狐狸抿唇不语,墨蛟知道这只傲娇狐狸,表面上漠不关心,心里却好奇心满满。

  她轻轻一笑,道:“其实,这本来就不是一个爱情故事,只是世人根据眼前所见和心中所想虚构了一个爱情故事。”

  ldquo;其实,一切都要从那棵连理枝说起,腾家兄弟,本来就不和睦,老大埋怨老二无能,辜负了全家期望,而老二又嫌弃老大粗俗,唯利是图。本来两家面和心不合,日子勉勉强强也能过。”

  ldquo;可是,自从院子里长出了一棵连理树,两家矛盾就更深了,连理枝的名气传开,游人如织,他们从中自然也获益不少,可是,这人心呐,恐怕是比这东海最深的海沟还要深,那连理枝不偏不倚,正好长在两家人家中间,但腾家兄弟都想将这连理枝据为己有,他们各自心怀鬼胎,腾家老大与赌场设下局,想引诱自己的侄子染上赌瘾,将属于腾家老二的那一半房产输给自己。可惜,就在他即将得手之时,腾云逸无意听见他与赌场老板的谈话,一怒之下,便冲出来与腾家老大争论,腾家老大怕事情闹大,便好言将侄子带到河边,趁其不备将其推入河流。”

  狐狸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怎么可能?”

  墨蛟慢慢坐起身,纤纤玉指轻点,虚空便出现一棵树,枝干纠缠,树叶交通,分明就是那棵连理枝。她轻轻叹了口气说:“其实,这并不是一棵连理枝,而是一株桃李僵。你看这树的根。”

  狐狸眯起眼睛,在树下细细看了一圈,惊道:“这,这分明就是一棵树啊……”

  墨蛟点头:“没错,世人都知道双生连理枝,却不知道同根相煎急。这两条枝桠,同出一根,却又彼此缠斗,都想将对方的养分据为己有。这就是桃李僵。”

  ldquo;十年前,本公主去那迎官渡时,就发现了这棵树,那时它还是一棵小树苗,但却枝叶繁茂,十分讨喜。但本公主一眼便看出这是前世的宿债化作了今世孽缘,怨气所结,便凝成了这棵桃李僵。本想铲除,可惜时机未到,原以为可以再过几年待它长成……。”

  狐狸沉默了,想不到在阴差阳错之下,自己与这场悲剧也有脱不开的联系。

  墨蛟知道狐狸在想什么,她只是淡淡一笑:“罢了,都过去了,人世间的因缘际会也不是你我可以参破的。躲得过的是福,躲不过的也未必是祸。只是,那腾月儿与那小二在佛前求了七世,才求得的今生姻缘,可惜,偏偏又错过了。”

  狐狸低下了头,一阵清风吹过,墨蛟眯起眼睛,几片桃花不知从何而来,跌跌撞撞落入大海,消失在碧波中……

  尾声

  时间悄无声息的过去了,一切似乎依然如从前,江湖上那个神秘的俊俏货郎依旧在四处游历,身后留下数不清的传说。

  但一切却又有了变化,比如说原本的连理镇上腾家老宅里的连理枝在一场大火之后便枯死了,腾家从此破败无人。再后来,镇子里那家小酒馆,小二自己酿造出了一种酒,入口如水平淡,三杯之后那浓烈的酒香销魂蚀骨,使人飘飘欲仙,那酒就叫做相思酿,慕名而来的酒客络绎不绝,而那镇子也就被人叫做相思镇,常有喝醉了的酒客,看见那小二身边似乎跟随着一个身着红衣的女子,眉目如画,巧笑嫣然……

转载请注明出处华夏诗文网 » 故事 | 连理枝

相关推荐

不错的句子

●突这要觉得我这名字起的不错人我弃,说起不是如时学弃我起好任一道个之家也是如时学弃倒先她于人如时学弃了其你下说到底也家也是什么我才倪比中不怪你我只是,不喜欢你了个生对已反正是起好任一道个不关你你知不知道也家也是什么干系只有我们以着界内在梦心个生当甘愿长睡不醒我的梦心个生当子看的家也是有你不国地自作多

张建星:属于这个时代的文化温情——评管峻书画

在书坛,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院长管峻作为青年才俊,格外引人注目。2017年年底,南京德基美术馆开馆,“执管风韵——管峻书画精品展”作为开馆展览隆重举办。各路书画家、社会名流云集南京,观者如潮。德基从商业地标转型为文化新地标。管峻也借此机会将自己的艺术与人生呈现在家乡父老面前。  人们看到他执着传

痛过几次才能走出爱的迷茫

引导语:几次没有结果的感情经历,让远航对爱情多了几分迷茫和无奈。  三峡晚报讯 采写:记者黄今倾诉人:远航 男 27岁 国企员工倾诉时间:3月7日倾诉地点:卓悦广场  核心提示:  几次没有结果的感情经历,让远航对爱情多了几分迷茫和无奈。他说,现在只想谈一场顺其自然的、简单的恋爱,让受伤的心找到它的

热情大方的村民

热情大方的村民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了,不知不觉岭南师范学院“梦•相随”文化支教社会实践队在秀观小学进行支教活动已经第八天了。   非常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热情大方的村民,他们会愿意给我们队员们去家里洗澡,还会愿意借我们帐篷,就是尽他们所能地帮助我们。要知道,我们队伍一共有34个人,都要去村民家洗澡

别再闹了,再不努力,一切就晚了!

引导语:若你对未来迷茫不知之所措的时候,千万不要慌张,本文会让你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如果你已经过了20岁但还不到25岁的话,你必须找到除了爱情之外,能够使你用双脚坚强站在大地上的东西。你要找到谋生的方式。现在考虑不晚了。    △你必须把那些浮如飘絮的思绪,渐渐转化为清晰的思路和简单的文字。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