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常识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蚀骨画皮(上)

【美色误人】

1.现世

“良宵巾帼带功归,尘夜归雁马蹄驰。沉香深锁玉人郎,眼儿媚,眼儿媚,湘竹泪,将军醉!”

路边嬉闹的孩童唱着听来的小调,穿梭在花灯集会的人群中。恰逢七夕佳节,洛城作为国都,本就办得热闹些。各式花灯彩绢、各类商贩摊位、各种美味小食...几乎所有人都聚集在这几条热闹的小巷中,而这里有一个奇怪的要求,就是凡参加者必须戴上面具。

其缘由,大概同一个旧传说有关。相传在三百年前,有一妖怪,无肤无面,其形可怖。专在七夕之夜,挑选面容姣好的人,剜心取面。为了免受其害,人们就戴上面具掩盖自己的面容。所以,七夕集会必戴面具这一习俗就已经约定俗成了。

而这次的七夕集会,比以往都盛大,只因正赶上为国出征的女将军苏云战后凯旋、并收复了上一战役中的失地,圣心大悦,举国欢庆。

说到这位女将军,她是立军功的忠臣,也是圣上最欣赏的将领之一。然而人们所关注的、甚至写成小曲儿的,却是她贪恋美色、嫁给青楼老板的故事。

苏云在赴沙场之前刚刚成婚,圣上过意不去,便待她这次归来,正好趁花灯集会好好让她放松一下。

女将军卸下一身盔甲,却仍将头发高高束起,穿成公子模样,选了一副没有任何花纹的空面具,一手提着壶佳酿,一手捧着袋松糕,欣然融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可就在接近巷尾的石墙旁,突然窜出几个人影,趁人们都被烟火吸引目光之时,他们控制住苏云,她动弹不得,口鼻被紧紧捂住。苏云没了动静,一行人将她拖到人烟稀少的树林中,刚有所松懈,她一个挺身,起腿踹翻两人。剩下四人暗骂了几句,便追上前去,与她交战厮打在一起。

苏云手无寸铁,仅凭一人之力,实在无法从六人围攻中全身而退,她渐渐占了下风,体力马上要撑不住了,拿着刚刚从对方手上抢过来的剑,在烟花明亮的光下,她发现这些人的佩剑花纹十分独特,从未见过。

她喊道:“你们是谁派来的?”可是他们并没有放下警惕,反而用尽了全力,要置她于死地。

最后一朵烟花划开夜空的同时,一个黑袍红衣的男子像是从天而降,他的手掌上聚集着一团火红的光,在他落在苏云面前的时候,那团光瞬间爆发,随之同烟火一起熄灭了。

苏云被强光晃得睁不开眼,再睁开眼时,那些人也都消失了。她看着面前的男子,然后摘下面具,拱手道:“多谢少侠相助!”男子依旧背对着她,侧过头,却没有说话。苏云有些尴尬地放下了手。眼前这个男人戴着狐狸面具,看到她在看向他,便又转过头,要离开的样子。

“啊——”苏云两腿一软,重心不稳地向前倒去。意料中的,她落在了他的怀里,吸吸鼻子,握了握他来相扶的手,然后嘴角一弯:“少侠的手好冰...”

话音未落,她就摔在了地上。

“姑娘请自重。”

苏云咬着牙,瞪了他一眼,又假装笑意道:“还不知少侠姓名,我苏云定择厚礼上门答谢。”

“不必了。”男子挥袍欲行。

她皱了皱眉,提剑直指向前:“站住!”

那人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甚至提了提面具又快步走着。

“站住!”

苏云气得跺脚,跑到他面前拦住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皱巴巴的纸袋包裹,然后小心翼翼地打开:

“我排了很久才买到的松糕,”男子的手一下子攥得紧紧的,“你一直都很喜欢吃的。”

他的肩都在微微颤抖着,苏云瞄了一眼,然后说:

“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徐止玉。”

2.现世

洛城的人都知道,圣上把苏云女将军赐婚给了沉香阁的老板徐止玉。

沉香阁,是城内最赋名气的青楼。

而所有缘由,都起于那首《眼儿媚》的小曲儿。

话说之前,苏云虽是英姿善战的巾帼将军,为国征战沙场,却多次辞决了圣上的赐婚。从高族贵眷到富甲门第,她都不为所动,总是流连于雪月之地沉香阁。她虽是女儿身,行事做派却真有几分男子气,还十分喜欢欣赏美人。

那沉香阁内美人如云,其中也不乏面容如白玉的少年郎。一来二去,外界都传闻当朝女将军爱戎装更爱红妆。可苏云本是不做别的,只是喜欢边品着沉香阁独有的招牌佳酿“湘竹泪”,边看着美人笙歌起舞,舞罢便离席。

她打听过那“湘竹泪”的酿造方法,可舞姬们都只道是自家老板亲酿,不愿与人透露。苏云便因挂恋美酒,而不惜花重金求得见老板一面。

而那沉香阁的老板徐止玉,又传说有着比美人还添几分姿色的容颜。

这下可好,传到外人的耳朵里,苏云倒落了个“掷千金搏美人一笑”的轶趣名号。

当然,最后传到圣上的耳朵里,引起大怒。圣上从少主登基还没有几年,苏云是前代将军后人,从小同圣上一起长大,她从出生起便被教导着保护圣上与天下。

所以她知道圣上对外威严稳重,其实私下还是个喜欢同她嬉笑的少年,此番怒气也只是给下臣做做样子,以免朝中总有人说她同圣上过于亲密。

圣上装模作样地吼了苏云几句,待人都离开了,他马上噗嗤笑了出来:“朕的阿云将军,你要是不喜男子,那朕寻几个美女以婢女身份送到你身边,倒也不会被外人讨嫌。”

“圣上!臣是爱欣赏美貌容颜,可臣绝不是...”苏云跪在地上,感觉自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好啦,”圣上示意她起身,“朕决定为你办一场比武招亲,只有最强的高手,才可与卿相配啊!”

苏云刚要反驳谢绝,却看到圣上坚决的眼神,一下明白了。近期朝廷中以先代老臣为首的几位重臣,已多对她承蒙过度圣恩而议论纷纷,他们建议圣上对待有着兵权将印的自己要百般提防。圣上也只能想各种办法,来让苏云看起来没有那么强权得势。

“臣,只是习惯了独身。”

“朕不是要借你成婚分权夺势,而是你一直保护我,也该有人保护你了。”

苏云有些惊讶地抬起头,眼前的君王说出“我”这个字,让她想起在小的时候,她教他舞剑,那时没有身份、没有天下的责任烦恼着,他们只是朋友,同普通人一样。

“而且,朕相信,打败你的人应该不会出现,懂?”

真到了比武招亲那天,选拔上来的几个号称武林第几几高手的,没有一个人打得败她。苏云朝远处楼上的圣上牵牵嘴角,刚准备下场,却听得场下一片骚动。

一个身形壮硕魁梧、衣着邋遢、皮肤黝黑的男人跳上了台。“既然圣上下令,能于今日打败将军的便可当场赐婚,那么...”他朝双掌啐了一口,继续道:“我雷厉,请求一试!”

“好啊!”苏云转过身,抽出佩剑,“我接受一试。”

对方以身形占了很大优势,苏云单拼力量肯定不及他,便用自己的柔韧优势多次避开了他的正面攻击,而采取迂回躲避的方式想要耗掉他的部分体力。就在她有条不紊地对战时,突然感觉后颈一凉,她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

“啊,雷厉用了暗毒针!”“真够阴的,还用这种手段...”“圣上只说打败,而没说什么方法,怕是...”“苏云将军不会中了他的计吧。”场下的人们都皱着眉,仿佛在惋惜女将军可能会嫁给这种小人。

苏云用指甲抠破手心来使自己保持清醒,可是雷厉就像一座山一样撞过来。这时,人们的惊呼又一次响起,台上又跳进来一个人,手拿着一面折扇,戴着半边面具。

“既然圣上没有作要求,那在下加进来,您没意见吧?”温润的嗓音传过来,苏云有种似曾相识的错觉。雷厉撇撇嘴,狂怒地挥起拳头朝那人抡过去。面具男子只用一扇,便在瞬秒间快速出招式,未等雷厉完全反应过来,他的喉咙已经抵在了那把扇露出的尖刃上。

台下的群众们先是静了几秒,随后掌声雷动,口中大声欢呼着。雷厉被扇中刃吓得不轻,落荒而逃,苏云也呆在了那里。

好厉害的功力,能在短时间连续出招而不露身影,扇内藏刃,这是真正的高手。而且,他身上,怎么有着一种很熟悉的味道...

“没事吧?”那个人靠近,轻轻说道。苏云的头还在晕,圣上派人过去解毒针的时候,看着台上那个身影,眼神藏了一抹笑意。

“台上何人?”

“在下...沉香阁主,徐止玉。”

苏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他身上是“湘竹泪”的味道。

人群又开始沸腾了,青楼老板,这次可真的要许配给“掷千金”的女将军了。

圣上微微仰起头,道:“朕言既出,便决不悔。今日,比武招亲的赢者,便是这位,徐止玉了。”苏云更惊讶了,她投去一个疑问的眼神,圣上却并没有理她。

不是,不是说这次比武招亲只是个...

“比武...招亲?”徐止玉更惊讶的样子。底下的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说:“圣上说谁赢了谁就同苏将军结为同好啊。”“没想到半路杀出个沉香阁啊。”“这徐老板虽戴着面具,不过应该是一表人才啊,怎么开了青楼...”

就这样,承圣命,苏云于一个月之后嫁给了徐止玉。

可洞房花烛夜,她却连徐止玉的面都未见到。算起来,从比武招亲后,徐止玉就没有跟她说过一句话,面也没见过几次。他大概,不喜欢她吧。

苏云就在屋子里,坐了一整晚,心乱如麻。她想着圣上那天不理睬她的样子;想着他明明跟自己说这次只是一个局;想着徐止玉既然不想娶亲为何要上比武台...

直到第二天,她睁开眼,屋子里飘着湘竹泪的味道,却并未见有湘竹泪。

是他,来过吗?

3.初世

三百年前,洛山上,有一个与世无争的小村子,那里的人们过着安逸平静的生活。

有一个书生,在山上采药的时候,脚滑坠崖,幸好在半山腰处有片树藤接住了他。

他醒来的时候,躺在一个山洞里,视线里,一个小女孩探过头:“你醒了?”

她有着水盈盈的眼眸,笑着的时候弯弯的,

“我叫翠芜,是个小藤妖。”

“你、你是妖?”书生有点吃惊。

“对呀,怎么?你很介意吗?”她眨眨眼,思考着什么,“你叫什么?”

“在下姓余,姑娘叫我子语就好。”

百年青藤吸收了天地灵气,化成人形。

“眉心一点朱砂红,眸间两汪秋水透。”

子慕一直都听身边的人说妖怪会吃人,可是眼前这个小藤妖明显傻得可怜,更别说吃人了。

“你为什么救我?”

“因为公子生得好看啊!”

余子语微微红了脸,他轻咳了一声,说:“以后不要随便对人说你是妖。”

翠芜又皱皱眉:“为什么?”

“因为,人不安于与其不同的一切。”

翠芜努力地想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未果,只能摇摇头傻笑着。

子语学过一些药理,在村里做义医,他见翠芜只用法力就治好了他摔伤的腿,便问她想不想用她的能力去医治一些贫苦的老弱病残。

翠芜很开心答应了,她跳起来,伸出手臂,笑着说:“你看,我身上会长出各种草。”她的手臂上真的像抽芽一样长出一些四叶小草,“它们都可以入药。”

子语沿着翠芜化出的藤蔓爬上山,在去村子的路上,他给她讲了很多关于人间的故事,翠芜听得津津有味。

“你们那里的人,都如你一样好看吗?”

“额...”子语一时不知如何回应,只低着头赶路。

“嗯,没有。”翠芜突然悄悄说了一句。子语疑惑地抬起头,这才发现,他们已经到了村子里,一些行人向他们投来疑惑的目光。

“这个,以后也不要同别人讲。”

4.现世

嫁给徐止玉后,生活几乎没发生什么变化,他同比武招亲那天很不一样,不同她有接触,也不交谈。这对夫妻,甚至只止步于点头之交。

然而对于苏云来说,也不算是个令人糟心的事,因为她发现——去沉香阁时自动升级到了最高贵宾,可享受湘竹泪的免费畅饮!

苏云捧着面前的玉酒壶,笑容堆在脸上,对身边一位舞姬说:“你之前不是说过,这湘竹泪是每日限量的吗?果然成为了高级贵宾,这规矩都变了啊哈哈哈!”

舞姬歪歪头,疑惑道:“不是啊,现在的湘竹泪,也是每日限量啊。”

“嗯?可是我现在一天可以喝到的量是之前好几倍啊,之前我想高价加量你们都不肯的!”

舞姬突然红了脸低头一笑:“因为我家阁主说,每日湘竹泪现在只为将军您供应啊。您看楼下那些人,已经有阵子喝不到湘竹泪了。”

什么?

转载请注明出处华夏诗文网 » 蚀骨画皮(上)

相关推荐

催你早睡的人比陪你熬夜的人更爱你

我最近看到一篇文章,里面有这样一句话: " 催你早睡和陪你熬夜的人,你会选哪一个?我的第一反应是:再年轻两岁,我会选陪我熬夜的人。 "  我想起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也愿意陪着对方熬夜,我们单纯地觉得那就是爱的表达方式。甚至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们会把手机放在离自己最近的位置,还要把铃声调到最大,害怕错

放不下多年感情 却又过不去心中的坎

引导语:婚姻危机是夫妻间最不愿意看到的。。。。。。  三峡晚报讯 采 写:记者谭莹 倾 诉 人:阿容 女 33岁 公司职员 倾诉时间:10月23日晚 倾诉地点:CBD某餐厅  核心提示  得知丈夫曾在另一座城市与一个年轻女子手牵着手逛街,阿容怄得几乎要吐血。气头上,“离婚”的

仁德上人名言

1、修上气了的可象的本来是为了去除我我我,结果不事眼条我执我见风时有去眼条上气增加了法执。本来是减法妈于一多为成加法。 ----《仁德法语》  2、了样心可心名为心,了样见可见名见性。 ----《仁德法语》  3、佛法是出中等的,起往四有分却主再觉的。再觉能的有慈悲有爱心,之不物该爱所有的家之不到想

你掌握赚钱能力了吗

我有幸在很早的时候就认识了一些年收入上亿日元的能人,在他们三十来岁的时候,并不是所有人都有一份高收入的工作的,他们中也有人遭遇过就职的失败。不过,凭借着自身的“赚钱能力”,他们最终还是收获了丰硕的果实。  “赚钱能力”可以由三者构成:“实务

经典短篇:富翁的遗言

德高望重的王教授今天一上讲台,就给同学们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有一位在商海拼搏了几十年的富翁,他事业有成,家财万贯。不幸的是,他遭遇了车祸。弥留之际,他把唯一的老婆和儿子叫到了自己跟前,他要给老婆和儿子交代什么后事呢?”  王教授用寻觅的目光向同学们发问。  第一个同学站了起

雪天的一顿热饭

导读:每个人都是幸福的,因为每个人在世上都会有一个人在默默的爱着他。    一起长大的朋友,前些日子进了城,在车站的站台上当保安。  我知道那是多么枯燥的工作。整日对着轰鸣的车头与无尽的铁轨,来来回回,定点巡视。铁路上一旦发生事故,哪怕微小至极,他仍脱不了干系。朋友是个老实人,他每天都规规矩矩地坐在

修身需要养心 存心方能沉静

ldquo;沉静最是美质,盖心存而不放者。今人独居无事,已自岑寂难堪,才应事接人,便任口恣情,即是清狂,亦非蓄德之器。”明代吕坤《呻吟语》中的这段话,对于我们今日涵养性情,提升自我具有深刻启发。  沉静体现了一个人的内在涵养,性情暴躁、气质浮浅的人是表现不出来的。  所谓修身,最紧要处在

危急关头舍命生子,美丽准妈妈走过漫漫黑暗

引导语:母爱是伟大的,每个母亲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健康成长,哪怕是自己受点委屈。  刘玉翠和丈夫卢刚都是开平人,卢刚在一家电脑公司任职,而刘玉翠则守着一个书报摊,平日里夫妻感情笃厚,很少发生争吵。  两年后,刘玉翠怀孕了,这对小夫妻更是欢天喜地,并一致认定肚子里的孩子是个女儿。等待生产的那段日子幸福